夏天的味道

□ 叶雅迪

2022-05-23 10:17:37 来源:阳江日报

气温已经上升到二十八九度,每天开车上下班,总能见到一些瓜农在高速入口沿路边叫卖着西瓜。虽然匆匆而过,但是看到此景,内心深处已在呼唤我:夏天来了,夏天的味道来了。首先登场的绝对是夏日消暑三爽了——西瓜、

夏天的味道

□ 叶雅迪

阳江日报

气温已经上升到二十八九度,每天开车上下班,总能见到一些瓜农在高速入口沿路边叫卖着西瓜。虽然匆匆而过,但是看到此景,内心深处已在呼唤我:夏天来了,夏天的味道来了。

首先登场的绝对是夏日消暑三爽了——西瓜、凉粉、冰棍。怎么吃怎么舒爽。

记忆里,暑热难耐时,能吃上其中一样,就算是人生一大乐事,如果一日内把三样都吃齐了,那就是晚上入梦都会流口水了。

不要笑我夸张,现在想要获得这几样,是容易得很,西瓜在超市一年四季都能买到,买包凉粉粉用开水一冲放凉即可做成凉粉,冰棍甚至已经到了被淘汰的边缘,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冰淇淋,各种冷热饮品层出不穷,多到让人产生选择困难症。而在我们80后的童年时代,这些可全是奢侈品

小时候物质可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最主要是没有钱,要表现得很乖巧后才能从妈妈那里要到一块几毛钱。手里有钱的时候开心得不得了,揣在口袋里捏得紧紧的,在学校附近的小卖部里,面对着琳琅满目的零食,看了又看,挑了又挑,只因袋中羞涩,只能挑选自己买得起的一两样。到了夏天,学校周边会出现几个卖西瓜的商贩,他们也不吆喝,推着自行车或三轮车往学校门口一停就能让一群学生围观购买,他们的瓜个头不大,一块几毛就能买到一个。有时候我会跟要好的同学合伙买上一个,叫卖瓜的叔叔对开,一人一半,捧着回到教室,从书包里拿出在家里带来的勺子,先大勺大勺地挖出瓜肉,塞满整个口腔,满足味蕾,那叫一个爽,然后小勺小勺地挖,就着吃完一下午。班里买瓜的同学不少,弄得满教室都是西瓜的芳香,连上课的老师都笑道,哪位同学能分我一块啊?于是我们自然地看向被自己挖得空空的西瓜,吃完的西瓜,瓜皮还会被我们做成帽子戴在头上嬉玩

中午放学飞奔着跑回家,只因冰箱里冻着前天晚上自己亲手做的冰棍。一身汗酸味的兄弟俩,回家第一时间是打开冰箱,取出冰棍含到嘴里,冰爽的快感瞬间充盈着全身,于是我和弟弟恨不得把整排的冰棍往嘴里送。这时妈妈在一旁就要说,不要吃那么多冰的东西,对身体不好,我和弟弟根本不理会,同时拿着一根冰棍往妈妈嘴里送,妈妈又笑着说了,我不吃,你们自己吃。

而那自己家制作的凉粉,由于工序繁琐,难得吃上一次。妈妈没时间,也不大会制作,那时候妈妈每天都起早摸黑帮人家织渔网赚钱帮补家用,想吃到凉粉只能靠外婆了,可是外婆也不可能常常做给我们吃。为了帮我们消暑,妈妈隔几天就会从卖凉粉的商贩那里买上一两斤,放到冰箱里,等我们放学回家吃。

生活在沿海,夏天当然更少不了到海边玩水消暑了。那时学校管得严,而爸爸长年累月出海打鱼赚钱养家,我们放学回到家囫囵吞枣般把晚饭吃完,只能跑到外公家等着外公带我们去珍珠湾玩水了。那时候外公还健在,身体还好,他早早吃过晚饭等我们来,然后叫上一辆三轮车,司机载着外公和六个外孙向珍珠湾出发。一到海边,我们就急着把身上的衣服脱掉,等外公带我们下水。外公总是先教我们用手舀点海水拍拍胸口,口里念叨着“冷大人不冷细崽”。我们趁着外公不留意向深点的海水走去,外公急忙大喊着叫我们回来,一位老人和一群小孩子来回上演着这一幕。有时候,外公会假装生气道,再这样以后不带你们来了!可是第二天吃过晚饭后,我们依旧跑到外公家集合,外公依旧早早准备好等我们出发。

时光荏苒,孩子长大了,父辈逐年老去。国家在蓬勃发展,大家的生活水平在提高,热了可以开着空调降温,馋了可以在手机上点餐,坐等送货上门。生活是越来越便捷了,随之而来的却是体验少了,乐趣也跟着少了,至于味道是否一样,那就得见仁见智了。当我们不用期待,更不需亲力亲为后,偶尔转念一想,是不是夏天的味道变少了?

时光向前,人生往后。当记忆中的味道逐渐深藏起来,夏天也变得越来越漫长而无聊。那个烈日下肆无忌惮奔跑的自己,那个无忧无虑随时大笑的自己都留在了从前;那位慈祥的老人已离去,那些充满温情的画面不复返了。留下来的,只是无穷的回味和眼前这充满未知的今天,可是今天,也是我们明天回味的好时光啊!

此刻站在办公室,望着窗外卖瓜的瓜农,我决定下去买上两个,跟同事一起分享。既然楼下有瓜,让大家吃个乐哈哈,也绝对是件乐事。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