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旧水厂的变迁

□ 藤 子

2022-07-04 09:42:53 来源:阳江日报

忽的想起旧水厂来,问光叔是完全拆了吗?他说没完全拆,改为宿舍了。于是找了个时间和猫同学一起旧地重访。2014年,原阳江水厂老厂长说旧水厂里重建的熙熙亭有可能被在建的楼盘房地产商拆掉,叫我尽快去看去拍照

阳江旧水厂的变迁

□ 藤 子

阳江日报

忽的想起旧水厂来,问光叔是完全拆了吗?他说没完全拆,改为宿舍了。于是找了个时间和猫同学一起旧地重访。

2014年,原阳江水厂老厂长说旧水厂里重建的熙熙亭有可能被在建的楼盘房地产商拆掉,叫我尽快去看去拍照——如果有兴趣的话。

其实,早在2010年11月我已与光叔“擅闯”旧水厂探看过,那时主要是为了看里面的熙熙亭——1985年水厂依原样重建的宋代熙熙亭。当时被那里的环境所折服——那简直是旧水厂的后花园,从老厂长口中得知,原来那里真的曾被改造为公园,还对外开放过。那时在旧水厂里流连,迟迟不愿离去。时隔几年,由老厂长带领我们再次进入里面,熙熙亭的周围堆满了前面在建楼盘的建筑工具,想走近熙熙亭拍照,需踩着木料堆和铁柱堆上去再下来。熙熙亭后面的长廊及围墙已经拆除,眼前现出的是一个“天坑”——在建的楼盘正在挖的地基。扫视“天坑”后向左边看,发现被砍了一半的菠萝树后有一块大石头,再细看,发现石面上有阴刻的碑文。同行的所长沿着拆掉了围墙的斜坡下去,想近距离看清碑文。也许年代太久远了,很多字都辨认不清,最关键的碑题及碑刻时间都难以辨全,只能猜测。回来后查找资料,才得以确认那石上的碑文是《恩平歌》,碑文刻于1058年,比现存北山的《留题熙春亭》诗文(1161年重阳刻)还要早一百多年。或许这次该感谢那里的开发商,若不是他们把水厂的围墙拆掉,我们还不知道围墙后面还藏着一块900多年历史的石刻,而这碑文对研究鼍城历史文化有很大的帮助。

据《阳江县文物概览》资料记载,《恩平歌》刻于北山熙熙亭东面(即旧水厂内熙熙亭的位置)一块巨石的西壁,是宋南恩州守李观于嘉佑三年(1058年)离任前所感而作诗歌,镌刻于石,以作留念。石刻面宽1.35米,高1.35米。楷体竖书阴刻,共24行,355字。因年长日久,风雨侵蚀,字迹模糊不清难辨,个别字迹全无。

在《恩平歌》的右下角还有一首《陈蕃诗》,为宋嘉定八年(1215年)陈蕃所作,也是楷体竖书,阴刻,共13行,121字。与《恩平歌》一样,字迹模糊,个别也辨认不清。

至于《恩平歌》与《陈蕃诗》的内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寻阳江文物专家林尚知老先生编著的《阳江文物概览》来查看或研究。

几年前我们“擅闯”水厂,不仅惊讶于重建的熙熙亭,也惊讶于里面的一个大水塔上的字——人民公社万岁,与将近千年前的石刻碑文相比,这几个字显示的是一段离我们很近的历史。如今再去看,塔还在,字也还在,但水塔周围已经似热带丛林般荒草丛生,地上积满了厚厚的落叶,如果你读过马尔克斯的《枯枝败叶》,踩在那些落叶上你的脑子里反馈的便是那四个字“枯枝败叶”。老厂长带着我们穿越“热带丛林”,一边讲述他任职厂长期间的故事。

老厂长指给我们看“丛林”里一块块排列得像有序又无序的石凳,他说那些都是他当时发动人力物力到阳春采购回来的蜡石,既作为园内的装点,也是供游人歇脚的坐凳。如今,只有那些枯枝败叶是它们的座上客。

丛林的一角有四根被隐秘着的铁柱,柱上还有或斑驳或清晰的画——圆溜可爱的小猪,黑白的京剧脸谱……老厂长说那四根铁柱本来就立在那里的,他没叫人拔掉,而是叫人在上面画画,这属于“因地制宜”的结果,倒也成了园中一景。

我们从“丛林”里慢慢退出,往外走,走到接近水厂门口的位置,老厂长叫我们回转头看进入厂门口内右边的小喷泉及雕塑——一个圆嘟嘟的小男孩抱着一条大鲤鱼矗立在圆形小喷泉的中央。老厂长说这个雕塑是阳江画家许章衡的作品,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他请许先生做的。我看那抱着鲤鱼的泥黄小男孩,觉得有点像阳江当代雕塑家许鸿飞作品的风格,便好奇地发问。光叔说许鸿飞曾是许章衡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的作品如今闻名中外,许章衡先生泉下有知该感到欣慰。

如今再度寻访,旧水厂门口的位置已变成了一所幼儿园的门口,在幼儿园与福利院楼宇之间看到一个青色琉璃瓦亭顶,那大概就是我们曾经近距离看过的熙熙亭。虽然进不去,但站在高处隔墙遥望,除了熙熙亭还在,其他的都已改变了模样。至于那刻着《恩平歌》的大石块,也还在原来的地方,被高楼包围着,要从北山附近的翔阳包袋厂进去,才能看得见。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