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六月落梅华

□ 曾 婵

2022-11-06 11:10:22 来源:阳江日报

谨以此文纪念关山月先生诞辰110周年2000年7月3日,岭南画派一代宗师关山月在广州仙逝。7月10日下午,在广州举行关山月遗体告别仪式,关山月的好友、著名画家程十发将关山月生前最喜欢的诗句“江城五月落

江城六月落梅华

□ 曾 婵

阳江日报

谨以此文纪念关山月先生诞辰110周年

2000年7月3日,岭南画派一代宗师关山月在广州仙逝。7月10日下午,在广州举行关山月遗体告别仪式,关山月的好友、著名画家程十发将关山月生前最喜欢的诗句“江城五月落梅花”,改成“江城六月落梅华”作为挽词,送别关老。

1912年10月25日,关山月出生于阳江江城埠场那蓬乡果园村。他在这里读了私塾、小学,1927年至1930年,又在阳江师范学校求学三年。江城,这块文化沃土哺育了关山月。

那时的阳江师范学校叫阳江县立师范学校,位于县城卜巷街的原阳江考棚。

因家庭困难,尽管师范学校可以免费读书,但关山月依然没钱交膳费。他不敢在学校开饭,只得住在用公偿建造的位于福埠社塘尾村的关屋公馆,自开炉灶,天天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来回奔波。每天一放学,他就要跑回这间简陋的屋子里烧火煮饭。好在关屋公馆后园有几丛蜡梅(毁于1959年关屋园改建为薯粉厂之时),关山月在空余时间便常常画梅以寄托。每到周末,他得走十多里路回家挑粮挑柴,有时也带一点咸菜、咸鱼或黄豆出来。家里有钱就带点菜金,没有钱,他就帮父亲画些炭画像、扇面、门帘等,赚点费用。骚人墨客除了给工钱之外,还会送点纸、笔、墨、颜料作为报酬,解决了关山月学画画需要的工具和材料两大难题。

三年寒暑,小小的关山月就在江城的街巷与果园村之间来来回回,到孝则图书馆看书,到太史第参观,到阳江学宫学习古诗词,到石觉寺写生,到东山公园拓碑……更为可贵的是,1925年,关山月跟随在织小学当教师的父亲到那里就读小学时,就喜欢上了画梅。“难忘普济堂中景,犹记孜孜学画梅”是他童年刻苦学画的写照。到了阳江师范学校后,关山月不但继续画梅,还养成了梅花一样高贵的品格。

具有梅花般品格的关山月,最终也成了画梅大师。《俏不争春》《国香赞》《香港回归梅报春》《梅花俏笑新纪元》等以梅为主题的作品,赋予了梅花更加深广和多元的内涵,从表现寒梅的傲骨清香到生机勃勃,从故园情思到红梅报喜,梅花成为他祝福祖国欣欣向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歌颂新时代蓬勃向上的母题。

关山月对培育了自己的母校阳江师范学校也深深感恩,生前担任阳江师范校友会名誉会长,回母校参加活动,并赠送大量书籍,更以梅花为魂,给母校题词题诗、赠画,鼓励后学:

1986年11月25日,是阳江师范学校70周年校庆纪念日,关山月偕夫人李小平从羊城回来参加庆祝活动,并送书法一幅,上题《咏梅》诗一首:

老干纵横风骨厉,

新枝挺拔气冲天。

平生历尽寒冬雪,

赢得清香沁大千。

1992年金秋,年逾八旬的关山月大师为了报答母校的恩情,除送来一幅书法作品外,还画了一幅《白梅》赠给阳江师范学校。在画上,他题诗道:

梅花香自苦寒来,

不是争春先独开。

江城,是关山月一生的牵挂,是关山月记忆深处的乡愁,凡是遇见“江城”两字,都会触动关山月最敏感的神经。20世纪50年代,关山月在武汉的中南美专教书四年,因武汉也叫“江城”,关山月便视其为第二故乡。每当吟起“江城如画里”“江城五月落梅花”时,总会想起自己的家乡江城。晚年,关山月干脆把自己的名衔由原来的“岭南关山月”改为“漠阳关山月”。每当提笔画梅花之际,他便会想起江城,普济堂、关屋公馆和果园村老家破废后院的梅花——今日成梅在胸,根植早在漠阳!

2000年7月3日,农历六月初二,关山月走了;江城那朵永远的梅花,也落了!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专题推广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