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信条》正式上映 诺兰又来挑战观众智商了
2020-09-09 10:01:39 来源:羊城晚报

《信条》海报

新片《信条》正式上映 诺兰又来挑战观众智商了
羊城晚报

《信条》海报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广欣 实习生 卫弥萱

“《TENET》不应该翻译成‘信条’,应该音译成‘天呐天’!”9月4日,诺兰新作《信条》正式登陆内地院线,号称“诺兰最烧脑电影”的《信条》果然不负众望,不少影迷一刷之后大呼“看不懂”,更有网友“绝望”地在豆瓣留下以上评论。

《信条》延续了诺兰的一贯风格:用精巧的概念包装简单的故事。这是一个拯救世界的故事:约翰·大卫·华盛顿饰演的男主人公是一名特工,服务于一个名叫“信条”的高度机密组织。他的任务是阻止俄罗斯大亨安德烈·萨特(肯尼思·布拉纳饰)的疯狂行径,避免世界毁灭。无论是毁灭世界和拯救世界,用的都是同样的武器——时间逆转。

《信条》的观众评论两极分化。有观众表示这是“绝对的杰作”“诺兰最有野心的作品”。也有观众表示“看不懂,是一部想剧透也无从下手的片子”。该片烂番茄新鲜度开分82%,目前下降至74%;豆瓣开分8.4分,目前下降至8.2分。时间逆转这个概念就像是一记重重的“学霸之锤”,把不少观众敲得头昏脑胀。

观影门槛不低,做好二刷准备

尽管有《盗梦空间》和《星际穿越》两部经典旧作的重映预热,让影迷复习了“学霸”诺兰过往的战绩,但《信条》的烧脑程度仍然超乎许多人意料。《盗梦空间》围绕潜意识和多层梦境展开,《星际穿越》讲的是虫洞和黑洞,《信条》则用了一个更加冷门的物理学知识——熵,来建构电影的核心概念“时间逆转”。

简单来说,熵代表着一个系统的混乱程度。理论上说,每个物理定律都是对称的,能够沿着时间前行和后退,但熵却是单向的:正常情况下,世界是一个从有序走向无序的单向过程,也就是“熵增”。但在《信条》里,未来的人类通过某种黑科技达成了“熵减”状态,从而实现“时间逆转”。诺兰解释:“理论是,若你能够反转某个物体的熵流,就可以逆转其时间流。因此本片故事以可靠的物理学为基础。我专程邀请了(物理学家)基普·索恩读了剧本,他帮我从中理解了一些概念。”

对普通观众而言,要顺利接受片中的“时间逆转”,得跨过不少关卡:首先要大致理解“熵增”“熵减”这两个基础概念;其次还要打破自己的思维定势——过往的时空题材电影里,大多使用“时空穿越”概念:角色通过某种机器,“咻”地回到过去某个时间点。但《信条》的展现则更接近于“时间倒流”:角色可以在“熵增”和“熵减”之间来回切换,当处于“熵减”的时候,世界就会呈现“回放”的状态。

《信条》给观众带来一个几乎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在创新的时间概念之上,《信条》创造出多层次的冲击。一方面是视觉上的冲击:诺兰将“熵增”“熵减”的状态具象化,比如在“熵减”的时候,人倒着走、车倒着开、鸟倒着飞、大楼从坍塌到完整、子弹从射出到收回、轿车从翻侧到正常行驶……另一方面是叙事上的冲击:电影是非线性的回文叙事,就像一个没有起点和终点的莫比乌斯环,情节总是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相互呼应。

诺兰(右) 给演员说戏

人物塑造薄弱,难以引发共鸣

《信条》的叙事结构决定了这会是一部“延迟满足”的电影:观众跟主角一样,在电影过半的时候才逐渐搞明白什么是“时间逆转”。有不少观众反映看前半部分的时候云里雾里,甚至有人说:“看了一个半小时,还是不懂电影要说什么。”

除了核心概念有点晦涩之外,《信条》对情感戏的潦草处理也是让观众难以入戏的原因之一。过往的诺兰作品,无论概念多么“高精尖”,其落点总是与感情相关:《星际穿越》浓墨重彩地刻画了主角库珀与他女儿之间的感情;《盗梦空间》里,男主角柯布的一切行为动因是出于对子女的思念。

《信条》被不少评论认为是诺兰作品中情感戏最弱的一部。由于“时间逆转”这个概念太过庞大,电影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去展现。尽管如今影片长达150分钟,仍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留给人物感情的刻画。无论是男主角、搭档尼尔、女主角凯特,还是反派大佬安德烈,他们之间的关系处理都颇为刻板,难以让人产生共鸣。

此外,诺兰在《信条》里似乎刻意避免“人物塑造”这件事:看完全片就会发现,男主角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在9月3日首映礼映后连线采访中,诺兰回应了男主角没有名字的设计:“我希望深化悬疑电影的传统,这些电影里,男主角通常都非常神秘。而且我希望观众可以抱着一个‘现在时’的视角看电影,着眼于男主角的当下而非过去,从而能够更紧密地进入电影。”

《信条》剧照

外媒评价

《Variety》:这是一部宏大而美丽、非常让人享受的电影。对许久未进入过电影院的观众而言,这是一次强大的“逃避现实”观影体验,而且还是IMAX等级的。

《Entertainment Weekly》:《信条》既带领我们进入诺兰扭转时空的奇异世界,又让我们在影片结束时收获一份头疼。

《Rolling Stone》:诺兰这部纯粹而迷人的电影,为观众带来了一个令人晕眩而疯狂的旅程。

《好莱坞报道者》:总体来说,这是一部烧脑的电影,易于欣赏,尤其在于它足够大胆和独特,但它缺乏某种人性的表达,很难让人爱上。

主创答疑

在9月3日的中国首映礼上,导演诺兰、男主角约翰·大卫·华盛顿、女主角伊丽莎白·德比茨基、制片人艾玛·托马斯与现场观众进行连线,并解答了不少关于电影的问题。

问题一:如何理解男主角和女主角凯特之间的关系?

伊丽莎白·德比茨基:我认为他们不是传统的浪漫关系,但他们的确对对方很感兴趣。凯特在第一次遇见男主角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一个活在她的舒适圈之外的人。后来两人一起克服了很多困难,而凯特在结局中颇受争议的做法,其实也侧面验证了她有多信任男主角。

问题二:演员们都为这部电影签署了保密协议。在电影上映前,会有忍不住剧透的冲动吗?

伊丽莎白·德比茨基:没有,我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人。实际上,“秘密”在这个时代已经很稀有了,大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到剧情。但是,诺兰的作品没那么简单,要一层层撕开才能看懂,这是他给这个时代的礼物。

问题三:对制片人而言,控制诺兰电影的预算有多难?

艾玛·托马斯:无论做什么片子,控制预算总是最难的。实际上,制作团队愿意花所有代价,让画面看起来越真实越好。电影里有一幕飞机撞向建筑物的场面,用电脑特效制作其实是最偷懒的方法,但我们算了一下,用真飞机来拍摄反而更省钱,于是我们就找了一架波音747,拍摄这个飞机撞击的场面。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