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浓于水,割舍不掉的亲情

​倾诉/秀华 执笔/张金

2019-12-08 13:08:25 来源:阳江新闻网

​倾诉/秀华 执笔/张金

血浓于水,割舍不掉的亲情

​倾诉/秀华 执笔/张金

阳江新闻网

秀华的丈夫李滨婚后出轨,第三者竟然是她的妹妹秀美,这让她心痛不已。绝望之下,她发下狠誓:今后不再踏足娘家。然而,亲情是割舍不掉的,多年后,她摒弃芥蒂,选择和亲人握手言和。

父亲早逝,母亲担起一头家

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家住在阳西县R镇的一个小村子,我父母都是以种田为生的农民,我有姐弟三人,我排行老大。那时,日子虽然过得有点紧巴,但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让我们想不到的是,父亲三十五岁那年,突然发了一场高烧,多日不退。之后,他到医院去看病,情况不乐观,医生一脸严肃地说,父亲腿上长了一个瘤子,这是高烧不退的根源所在,让父亲到市里去做一个彻底的检查。

听着医生的话,父亲感到事情严重,决定到市里去一趟。但他很快又为难了,找谁陪他一起去呢?母亲在家既要带孩子,又要喂猪、鸡、狗,分不开身。就在这时,本族的一个大哥主动请缨提出要陪父亲同行。这下,母亲才放心了,不过,她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父亲此去恐怕是凶多吉少。那一夜,母亲抱着父亲哭作一团。

果然,到了市里的大医院检查被告知,父亲得的是恶性肿瘤,他走出小村子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从此客死异乡,尸体也没有运回来。父亲走后,年仅三十岁的母亲成了寡妇,她一个女人带着我们姐弟三人,日子过得更加艰难了。

遇见爱情,找到了爱的归宿

没有了父亲,我们家顿时失去了顶梁柱,母亲是一个弱女子,而我们都未成年,我九岁,妹妹秀美和小弟弟阿飞分别是七岁和五岁。为了减轻肩膀上的担子,母亲有了再找一个男人的想法。此时,本村的一个单身汉走进了我们的家,他叫陈信,自小没有父母,平日里以种田为生,到了三十五岁还没有讨老婆,他很喜欢母亲,而母亲对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也有好感,于是两人偷偷摸摸地开始交往。

自从有了陈信,我们家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气,他像一个男主人一样,为母亲做了许多力所能及的事情,同时他对我们姐弟三人也十分疼爱,就像一个慈爱的父亲。他每次过来都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好吃的,不仅如此,他对我们周围的邻居也很友善,大家都默认了他和我母亲的关系。过了十年,我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母亲有了要把我嫁出去的想法。当时,我们村里有一条河,河水流向邻镇的大海,渔船每天天蒙蒙亮就从河边的码头出发,到海里去捕鱼,到中午回来,这时,船上总是载满了白花花的鱼。渔业的兴旺带动村里人的就业,河岸上开了几家鱼厂,专门将鱼进行加工,做成鱼干销往全国各地。

当时,我和妹妹秀美每天都跟着母亲到鱼厂去做工,挣点微薄的工钱来补贴家用。一个落叶缤纷的秋天,李滨出现了,他是一个渔民,家住在阳西县X镇,他的渔船经常运鱼往返我们村子的码头。他个子高高的,有着阳光一样健康的肤色,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非常好看。自从第一次见面,我们都感受到了彼此眼睛里的灼热,这就是俗话说的“一见钟情”吧!而后,为了讨我欢心,他一有空就往我家跑,给我母亲送来新鲜的海鱼,逗她老人家笑得合不拢嘴的。在他热烈的追求下,我答应了他的求婚。

丈夫出轨,第三者竟是妹妹

婚后,我留在家相夫教子,李滨经常在外边跑船,一个月难得回来几天。为了让他安心在外边工作,我在家孝顺公公婆婆,把家庭里里外外的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婚后五年,我一连生下两男一女,当时,我们的日子过得有点拮据,但在我的精打细算之下,手头上日渐宽绰起来。可是,我万没有想到,就在我们婚后的第七年的一天,母亲突然给我来电话,电话那头的她语气凝重,让我回娘家去走一趟。我顿觉事情不妙,婚后这几年,我一心扑在家庭上,很少回娘家,平日里和母亲也只是电话联系,不知母亲这次召我回去是为何?

到了娘家,只见母亲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脸上写满了忧愁,妹妹秀美脸上的泪痕还没干,这时,母亲皱着眉头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李滨和秀美勾搭上了,秀美还怀上了李滨的骨肉!听到此消息,我顿觉晴天大霹雳,差点昏死在地上。我怎么也想不到,我身边最亲的两个人竟然联合起来背叛我。我恨母亲教女无方,纵容妹妹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同时,我也恨李滨,他是这样的一个表里不一的衣冠禽兽!为了挽留我,他双膝跪在地上,涕泪横流地向我认错。看在三个年幼孩子的份上,我选择了原谅他。不过,对于母亲和妹妹,我却放不下怨恨,我流着眼泪,一字一顿地对母亲撂下狠话:“今后,我将不再踏进娘家一步!”说罢,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养育了我二十年的小村子。

抛开怨恨,和亲人重归于好

我走后,母亲和妹妹非常自责,觉得愧对于我。为了让事情尽快平息下来,母亲给妹妹找来媒人牵线,男方是本镇某个小村子人,他对貌美的秀美非常喜欢,然而,当他看见她显山露水的肚子,他马上打消要娶她的想法。而此时,秀美已经怀有近五个月的身孕,不宜堕胎,无奈,母亲只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三个多月后,秀美生下一个男婴。而后,母亲又给她谈了一门亲事,男方家住在邻县偏远的山区,是个驼子,比秀美大了十多岁。驼子很喜欢她,并愿意娶她,她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婚后,她一连为驼子生下了两男两女,一家人的日子过得举步维艰的。母亲心疼妹妹,让她带着孩子到娘家来住,并到村子的鱼厂去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不幸的是,过了十年,秀美突然病重,经检查,她得的是肝癌。得知妹妹不幸,我心疼不已,她虽然做错了事,但已经得到了上天的惩罚。我决定不计前嫌,原谅母亲和妹妹,重新走进熟悉又陌生的小村子,一家人像从前那样和睦相处。

一年后,妹妹走了。妹妹的死,让我看到世事的无常,生命的脆弱,我决定好好珍惜和亲人在一起的日子。此后,逢年过节,我都会携丈夫和孩子一起回娘家去探望母亲和弟弟,然后一家人坐下来开开心心地吃一顿饭。又过了二十年,母亲年迈,照顾她的重任就落到弟弟的肩膀上。我没能伺候在母亲身边,为此,我每个月给弟弟送上一笔钱,让他和弟媳来代替我照顾母亲。在我们姐弟俩的同心协力下,母亲活到了九十岁,她是寿终正寝的,走的时候很平静……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后记

古人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李滨和秀美年轻时犯下了过错,所幸的是,他们知错能改,在往后的日子努力弥补自己的过失,最后得到了亲人的宽恕。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