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立冬的“馒头”饺子
2019-11-17 11:40:00 来源:阳江新闻网

马海霞

那年立冬的“馒头”饺子
阳江新闻网

马海霞

小时候就盼着吃饺子,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过躺着。刚出锅的热饺子,在醋碗里翻个个儿,吃到肚子里别提多爽了。

我们家一般包素馅饺子的时候多,那个年代家家都不富裕,记得那时镇上就一爿卖肉的铺子,逢年过节买肉需要排队,队伍排得很长,有时好不容易排到自己了,却被告知肉卖完了,心里委屈得想哭。

有时去的早,肉铺有肉,母亲总是嘱咐肉铺师傅给割一块肥肉多一点的,肉铺师傅答应着,一刀下去,母亲还是不满意,说肥肉太少了。但卖肉师傅并不理睬母亲,把肉往秤盘上一扔,母亲只好付钱提肉走人。

还不等母亲到家呢,父亲已经在大瓮沿上磨刀了,刀磨好了,父亲负责切肉,肥的部分割下用来炼油,瘦的部分用来包饺子。那时一个饺子里有一块肉就不错了,有时一个饺子里一块肉也吃不到,当然运气好了,一个饺子里偶尔也能吃出两块肉,谁吃到了这种饺子,定会一蹦老高,像捡到金元宝一样高兴。

我五岁那年,哥哥生病住院,家里经济更窘迫了,我们家有大半年没包过饺子,那年立冬日,母亲说,哥哥病情也好转了,要包顿饺子让我们打打牙祭。我和哥哥听到这话儿,撒腿便往村门口的肉铺跑,跑到那里一看,只有五六个人在排队,哥哥挤上前,扒着窗口问,还有肉吗?肉铺师傅说,还有。哥哥拉着我跑回家把这个喜讯告诉母亲,母亲说,她一会儿就去买,让我和哥哥先去学校上学,等中午放学回家,饺子肯定做好了。

一上午我哪里坐得住呀,心里一直记挂着饺子,等下课铃响了,我和哥哥比赛一样往家里跑,刚到胡同口,就闻到饺子味了。等回家一看,饺子还冒着热气呢。我伸手抓了一个,一个饺子吃完了,也没尝出啥馅儿来。等十几个下肚后,才仔细小口咬,端详半天,原来是白菜蒜苗饺子,里面的肉也不同往常,一个饺子里有三四块肉,但肉味儿似乎和原来的味道不同。母亲说,咋不一个味儿,是因为大半年没吃过肉了,忘记肉味道的缘故。

下午到了学校,小伙伴们都在议论中午吃了啥馅儿饺子,我得意地说,我家吃了肉馅饺子,一个饺子里好几块肉呢。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的饺子根本没有肉,我哥住院花光了家里的钱,别说买肉了,连鸡蛋和豆腐也买不起,母亲只好别出心裁,将家里的馒头切碎加入酱油腌制上色,再用油煎得焦黄酥脆,掺入白菜和蒜苗里充当“肉”,待我们吃时,母亲在醋碗里倒入了花生碎、芝麻和辣椒酱,还淋了一滴芥末油,饺子在蘸料里翻个滚儿再吃,馅儿的味道已被蘸料掩盖。

那个立冬日,我们家的饺子虽然馒头客串了一把肉角色,但因为母亲的走心而让舌尖留有余香。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