蔗作的篱笆蜜样甜

□ 梁宗强

2021-01-29 09:43:47 来源:阳江日报

傍晚,我到郊区散步,忽觉眼前一亮,一片用甘蔗围成的菜园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想起了郭小川在《甘蔗林——青纱帐》中所描写的那句话,“那随风摆动的长叶啊,也一样地鸣奏嘹亮的琴音。”眼前诗情画意顿生,那一节节

蔗作的篱笆蜜样甜

□ 梁宗强

阳江日报

傍晚,我到郊区散步,忽觉眼前一亮,一片用甘蔗围成的菜园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想起了郭小川在《甘蔗林——青纱帐》中所描写的那句话,“那随风摆动的长叶啊,也一样地鸣奏嘹亮的琴音。”眼前诗情画意顿生,那一节节长高的甘蔗不正是村民如今蒸蒸日上的生活吗?

蔗作的篱笆在乡村还是少见的,它是乡村里一道独特的风景,一首种在田园里的甜蜜诗歌。甘蔗篱笆,勾起了我美好的童年记忆。

小时候,篱笆是乡村里一道靓丽的风景。以前村里不单是鸡鹅鸭放养,就连“本地仔”猪乸也是放养的。如果菜园子没有用篱笆、露蔸草或簕木围起来,很容易遭受鸡鹅鸭的“洗劫”,甚至是猪乸的踩踏和翻拱。篱笆就像一堵墙,把贪吃的动物阻挡在外面,保护菜园的安全,让村民能安心去干其它农活。

别人围篱笆墙,喜欢用木条或竹条,而母亲喜欢用甘蔗。用甘蔗做的篱笆早期也要用竹条围住,等甘蔗长到一米多高,就可以把竹条撤去。不管是木条、竹条还是甘蔗,围成的篱笆都要用长竹夹住,并用篾青绑扎好,一来美观,二来能防大风。

甘蔗围成的菜园,既充分利用了边角地的价值,也播种了甜蜜的希望。母亲围菜园用的甘蔗喜欢选择黑皮的雪梨蔗和青皮的蜡蔗,这两种甘蔗都是果蔗,到了秋冬时节,是可以吃的。或许是甘蔗沾了蔬菜的光吧,菜地的边角种出来的甘蔗特别粗壮,汁水也多,甜度适中,很受家里人的欢迎。

菜园围好后,就是母亲大展身手的时候了。她开始平整菜地,用锄头分成一垄垄,挖个小坑播下种子,回土,再在上面盖一层薄薄的禾草,最后浇水,等待种子的发芽。细心的母亲经常会薅来嫩嫩的露蔸白,立在刚播完种子的菜地上,用意是告诉别人,菜地上已经播了种子,不要随意踩踏。

母亲种菜是按季节进行的,春种黄瓜、苋菜、油菜;夏种空心菜、四季豆、豆角;秋种生菜、茼蒿、甘蓝;冬种芹菜、椰菜、菜花。当然,像白菜、萝卜这样的菜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种的。小小的菜园,在母亲精心的管理下,处处生机盎然,收获不断——绿白分明的白菜十分喜人,红红的番茄挂满了枝头,一树黄花的油菜很是养眼,腆着大肚子的椰菜笑容可掬……记忆中,母亲的菜园,从来就没有荒着的时候,我们的饭碗里,总能吃到母亲所种的时令蔬菜,哪怕是青黄不接的“三黄四月”,家中也常备有韭菜、萝卜和辣椒等。

甘蔗围成的菜园子就像一座神秘的花园,外面的动物都想进去看看。多嘴的麻雀,三五成群,像趁墟的妇女,在菜园中搞聚会。它们对蔬菜点评了起来:“韭菜绿、番茄红、茄子紫……”它们似乎对稻草人已经免疫了,但对稻草人身上挂着的农药瓶还是有所避忌的。蜻蜓时而在菜地上空轻歌曼舞,时而停在甘蔗叶上小憩。最优雅的是蝴蝶,它们像大牌的明星款款而来,小花猫像忠实的“粉丝”一路追随着。萌萌的小黄狗东瞧瞧西嗅嗅,像个好奇心极重的孩子,它想把头钻进菜园里,却刚好被两根甘蔗夹住,进又进不去,退又退不出,急得它“汪汪”直叫,母亲听到叫声,走过去把它解救出来。对菜园好奇的不只是动物,还有顽皮的我。我喜欢偷偷地到菜园里摘番茄吃,有时也会砍根甘蔗来解渴。母亲知道后,她也不会骂我,只是默默地把甘蔗空出的位置用一段青竹补上,以防止有动物进入菜园里搞破坏。

母亲用甘蔗围成的菜园,令村里人羡慕。有人也想学母亲,可是她们没有母亲的手巧,围好的园子感觉像未加工的毛坯房一样,怎样看都不是很顺眼。

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菜园在我心里种下的乡愁种子随着我的长大而生根发芽。而今,菜园成了美丽乡村建设中一道抹不去的乡愁。村里人不仅把蔬菜圈起来种,也把鸡鹅鸭和猪圈起来养,村民们的环境保护意识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我再也不用担心回老家的时候一不留神就踩上鸡粪或猪屎了。

昔日的乡愁虽然美,但是它有穷根,算是苦中作乐。现在的乡愁,是吃喝不愁的富足之美。菜园,在以前是生产蔬菜的地方,它最大作用是解决温饱问题。现在的菜园虽然也种有各种蔬菜,但是它在美丽乡村的画册中只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是乡愁的有力见证,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有一片菜园,便多了几分诗情画意,多了几分浪漫。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美丽乡村建设留住了很多值得怀念的东西,如石磨、石碌、风柜、老井、门楼等农耕文化的产物。它们和菜园的甘蔗篱笆一样,是镶嵌在岁月里的乡愁,是远方游子温暖的记忆,是一份割舍不掉的牵挂。蔗作的篱笆,是美丽的、温馨的、甜蜜的,它抚平了我岁月中的坑坑洼洼,它在我饥饿的时候给我予饱暖和甜蜜,让我有足够的勇气去战胜各种困难,追求美好的生活。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专题推广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