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一起去远方

□ 罗 强

2020-10-09 09:59:20 来源:阳江日报

秋意渐浓。每年的这个时候,微凉的秋风总会把我的思绪带回往事中去。在这个月色如水的秋夜,我提笔写下那段刻骨铭心的旧时光。人生本无定数,回首已是天涯。那些年,我和阿人、小尹三人是死党,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以

说好一起去远方

□ 罗 强

阳江日报

秋意渐浓。每年的这个时候,微凉的秋风总会把我的思绪带回往事中去。在这个月色如水的秋夜,我提笔写下那段刻骨铭心的旧时光。

人生本无定数,回首已是天涯。那些年,我和阿人、小尹三人是死党,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以各种借口聚一聚。或吃吃饭,撸撸串,喝喝酒,唱唱歌;或逛逛河堤,踱踱鸳鸯湖,爬爬放鸡山,打打桌球,也打打羽毛球。

有段时间,我们一度热衷于在早晨六点时分,来到鸳鸯湖边的空地上打羽毛球。每天凌晨,整夜整夜失眠的小尹,挨个给我们打电话一遍遍催我们起来,语气悲催而可怜,哀怨又落寞:兄弟们,出来吧,让我混个早餐吧。

当我和阿人满头大汗追着羽毛球飞奔时,小尹又跷着二郎腿坐在石阶上一遍又一遍不断地催促:打完了没?打完了没?打完了好带我吃碗牛腩粉!

于是每次打完羽毛球,我们总要跑去三环路的小吃店里,叫上几条猪肠碌,一人再来一碗热辣辣的牛腩粉,吃得稀里哗啦。

偶尔我们也会跑到海陵岛某处安静的海滩上静静呆坐一会,海风吹乱了我们的头发,却吹不乱我们的思绪,吹不散我们眺望大海的目光。然后我们会在附近找个大排档,考察一下海产的新鲜程度。

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欢乐而短暂。平时,我们都有各自的工作和天地,互不打扰,少有联系,但是,只要三人中有人打起集合的响指,无论多忙,大家总会想方设法跑出来相聚。

2015年4月的某个深夜,我们在狮子山的一个烧烤档里围炉夜话。我们围坐着撸了一串又一串,不断加菜加酒。

借着微醺的酒意,小尹说:不如我们去旅行吧,先去阳朔,再去丽江、大理、成都、新疆、西藏……

好啊好啊。我们举着爪子回应。

话题就此围绕着旅行的地域,漫无边际地展开。

第二天下午5点多,不用睡觉的铁人尹小姐开着车过来一个一个捉我们上车。问去哪里?她头一仰:阳朔。

一路狂奔7个小时,全程都是小尹开车。我和阿人在服务区抢了好几次驾驶座都被她踹了下来。

凌晨一点,铁人小尹到底还是安全地把我们带到了阳朔的西街。刚下车,就收获了一份见面礼,热情的阳朔劈头盖脸给了我们一顿骤雨。俗话说:贵人出门招风雨。敢情我们是贵人!

雨后的午夜,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我们在略显冷清的西街找了间大排档吃宵夜,一盘啤酒鱼,一碟炒桂林米粉,几串烧豆腐,再加半打漓泉啤酒下肚,本来冷清的雨夜就变得可爱了。

我们把阳朔的啤酒鱼与阳江的烤鱼相比较,各有特点,阳江的烤鱼胜在用心,阳朔的啤酒鱼胜在用料。阳朔啤酒鱼除了有漓江的鲤鱼和用漓江水酿造的啤酒,还有颇具特色的土豆块、番茄块、香菜。鲤鱼好吃,但我们更喜欢吃配菜。

阳朔我不是第一次来,早年我就曾慕名独自一人来过一次,在西街上溜达过几遍,但那时我感觉西街人太多,破坏了心里头原本对西街的美好印象。

这次我们在夜深人静时潜入阳朔,看到了一个略显冷清,安安静静的西街,却是一个让我们都喜欢的西街。阿人和小尹都是第一次来阳朔,比我幸运,第一次就看到了西街安静的一面。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白天驱车几百公里到桂林、漓江、龙脊梯田、兴坪古镇、世外桃源等地方游玩,我们当然不能忘了就近找间小饭馆考察考察当地的食材。夜幕降临,我们又辗转回到西街,找个安安静静的小酒馆,点几个小菜,叫一打漓泉啤酒,把过往的岁月剥开揉碎,细嚼慢咽,倒也回味无穷。酒到酣时,阿人就窜上去抢酒馆小老板的麦克风开个唱,小老板也不恼,乖乖抱着吉他给他伴奏。阿人偶尔还拖着我和小尹轮番上去给他伴唱。也亏他唱得还不错,才没被酒馆老板和其他客人轰下去。

那几天阿人玩得很疯,我们也很尽兴。有次阿人在台上唱歌,我听到小尹望着阿人,意味深长地喃喃自语:多希望我们都能好起来,天天这么开心啊。

那时候,我只知道小尹有严重的失眠症,却不知道阿人原来也有严重的抑郁症。他看起来是那么的阳光、骄傲、干净、帅气、爱运动、有爱心,还曾经在鸳鸯湖里舍命救过一个轻生的女孩。我们一同出去的时候,在什么场合都能看到有漂亮女孩跟他笑意盈盈地打招呼。

那时候,我没想这次阳朔之行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结伴外出,我以为接下来还会有丽江之行、大理之行、成都之行、新疆之行、西藏之行……不然我肯定会把每一分每一秒都当作一辈子那样去感受,我会把那一分一秒嚼碎咽进肚子里,镌刻进我的生命里。

从阳朔回来后,我工作的单位发生了重大的变革。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面对着人生的又一次重要选择。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时,我才想起,我和阿人、小尹已很久没出来相聚了。

2015年中秋节后,小尹约我到一间小酒吧坐坐。我去了看到桌上有3杯啤酒,却没看到阿人。

我问阿人呢?

小尹说阿人走了,中秋节那天走了。

我大吃一惊:走了?独自一人去远方?怎么不打个招呼就走呢?他去哪儿了?

小尹一声不响地端起一杯啤酒倒在地上,声音颤抖着说:这杯敬阿人。然后才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他去了比远方更远的地方,一个叫天堂的地方。

我刚端起的那杯啤酒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里,我们都笼罩在失去阿人的巨大悲痛中,小尹更是几乎天天都以泪洗面。

那么年轻、那么阳光、那么骄傲的一个男孩子,永远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在难受,所有人都不愿相信他就这么没有了。

时光无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不得不接受失去阿人的事实。我经常会呆坐一角,静静地,整夜整夜地回忆那段岁月。

如今,阿人已经离开近5年了,我就当他是去了比远方更远的地方远行了吧。

不知小尹放下了没有?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