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香煎河鱼仔

□ 梁宗强

2020-06-21 09:33:40 来源:阳江日报

下班的时候,我远远就闻到了香煎河鱼仔的味道,这种味道伴随了我三十多年。这是一种令我不管多饱都会感到饥饿的味道,这是故乡的味道,这是岁月的味道,这也是父亲的味道。作为80后的我,姐妹又多,童年时能吃上一

父亲的香煎河鱼仔

□ 梁宗强

阳江日报

下班的时候,我远远就闻到了香煎河鱼仔的味道,这种味道伴随了我三十多年。这是一种令我不管多饱都会感到饥饿的味道,这是故乡的味道,这是岁月的味道,这也是父亲的味道。

作为80后的我,姐妹又多,童年时能吃上一顿肉是很幸福的事情,不管是牛肉、羊肉、猪肉还是鱼肉。前面三种肉是一年难得几回食的,至于鱼肉,靠我们自己去小河、小溪中还是能捉到的。父亲怕我们几姐弟的营养不足,也经常会带领我们到小溪或小河中去捉鱼,父亲还在小溪边挖了一个深深的鱼凼,其实村里人每家每户都在小溪边挖有鱼凼。

小时候,我每天都会到自家的鱼凼去转一圈,看看里面鱼的大小和多少。鱼类喜欢冒泡泡,尤其是在炎热夏天的中午。我能从泡泡的大小和多少来模糊判别鱼凼里面进了多少鱼,有多少条大鱼。如果遇到斑鱼、章公、塘鲺、鲶鱼、黄鳝之类的好鱼,我就会先找来泥巴把鱼凼塞好,让里面的鱼没法逃走,然后跑回家里告知父亲。

父亲听说鱼凼有鱼,自然十分欢喜,他马上到农具房找来一担水桶、一只粪箕、一把戽斗,还有一把锄头,领着我匆匆赶往自家的鱼凼。戽鱼是项体力活,这一重担自然落到了父亲的身上,那时候的我只能跟在父亲的身边打“下手”。父亲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身体健壮,以他的体力,要把鱼凼里的水戽干,也要一个小时左右。

与父亲一起捉鱼,是我们最快乐的事情。看到一条条的“走水乸”“镰刀屎”“桂娇媚”“频频屁”、鲫鱼、虾仔、蟹仔等被抓进水桶里,哪怕是身上、脸上、头发上涂满了泥巴,我们也是十分高兴。在捉鱼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蚂蝗,我们的腿上、脚趾丫黏条滑滑的、绿绿的蚂蝗不足为奇,父亲教我对付蚂蝗的方法就是把它们直接扯下来放在石头上锤到烂为止,这也算是我们被吸血后所出的一口怒气吧。

我家的鱼凼里有四个大约一米多深的洞,每次戽干鱼凼里面的水,我们是先捉外面的鱼,最后才用竹竿或木棍伸进洞里轻轻地搅动几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塘鲺或鲶鱼,如果里面真有塘鲺、鲶鱼或黄鳝,我们也能感觉得到,塘鲺、鲶鱼或黄鳝受惊后,也会慢慢地游出来。初次看到黄澄澄的塘鲺,我满心欢喜,上前一把抓向它,没想到它像泥鳅一样全身黏滑,逃跑的时候还用头部两侧锋利的鳍把我划伤,父亲连忙找来“臭草”叶子放在口中嚼碎,然后敷在我的伤口上。当然,鱼凼的洞里除了塘鲺、鲶鱼或黄鳝,偶尔也会藏有水蛇,但我们手中拿的可是竹竿或木棍哦,这些都是打蛇的利器。在那饥饿的童年时代,如果遇到水蛇,那也是遇到了美食,父亲会给我们做一道鲜美的水蛇汤,那真是难得的美味。

每次到鱼凼捉鱼,都够我们一家人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但鱼凼里面的鱼又不能每天都去捉,因此,我们只能到其他的小溪或河涌里面去捉了。有时到野外放牛的时候,我们也会截断一段水流平缓的小溪进行戽水捉鱼。

每次我们捉回来的河鱼仔,都是交给父亲来加工的。父亲煮河鱼仔的方法有很多,有清煲、煎、焖、半煎焖等方法,再放点老姜和葱段除腥味。而我最喜欢的是父亲所煮的香煎河鱼仔的味道,即使我在村外玩耍,也能远远地闻到这一股特别的香味,在我饥饿的童年生活中,这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食,哪怕是在梦里,梦见父亲煮的香煎河鱼仔,我都会不自觉地咽口水。

近年来,随着农田兴修水利,很多小溪和小水渠都进行了水泥硬底化施工,河鱼仔的生存环境改变了,河鱼仔逐渐变得稀缺起来。镇上的墟地偶尔也能见到有卖河鱼仔的人,但这样的人很少,河鱼仔也不多,往往卖的人刚把摊摆好,他们带来的河鱼仔很快就被围拢过来的顾客一“抢”而光。

香煎河鱼仔,对于我,那是烙印在舌尖上的乡愁,永远不会老。

香煎河鱼仔,对于父亲,那也不只是一碟美味的山珍,还有时光的剪影,岁月的印记。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