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爱妻

□ 白庚胜

2020-04-01 10:02:07 来源:阳江日报

三十三年前,我认识你,让你开始一生的付出。那时,我说我是少数民族,你说你正好神往已久;我说我生在大西南,你说你一直向往那里绝好的习俗与风光;我说我是个山里人,你说你喜欢沉雄与仁厚;我说我只是个工农兵学

致爱妻

□ 白庚胜

阳江日报

三十三年前,

我认识你,

让你开始一生的付出。

那时,

我说我是少数民族,

你说你正好神往已久;

我说我生在大西南,

你说你一直向往那里绝好的习俗与风光;

我说我是个山里人,

你说你喜欢沉雄与仁厚;

我说我只是个工农兵学员,

你说那是因为当时还沒有恢复高考;

我说我的工作要常在田野,

你说那最接地气;

我说我一贫如洗与富贵无缘,

你说有知识就是最大的富翁;

我说我这一行曾经“右派”多多,

你说那种时代已经一去不再复返;

我说我连普通话都说得不够利落,

你说你有能耐让我变得京腔又京韵。

那时你青春又美丽,

首都的舞台上,处处有你的身姿;

北京的景观少不了你的靓丽,

无数目光都被你牵引,

许多的春心都为你而燃烧,

你少了一个少数民族的、大西南的、山里的、工农兵学员的汉子吗?

谁让你痴心不改,

一走就是三十三个年头?

三十三年间,

你跟随我受尽风霜与劳碌。

我的居室从八平方米拓展,

我的工资从四十九元渐进;

我的学术从发豆腐块短文起步,

我的脚步老在丈量文化国土,

我的心志总在遨游天宇间。

而你的教学、生活我无暇相助,

你养女、孝亲总是独自承担;

我领奖上镜你悄悄在泪花中欣赏,

你有病有痛我全然不知。

我所做的一切,你都不曾去怀疑,

坚信我能永远初心如一:

只守一种信仰,

只怀一份理想,

只入一个政党,

只有一个国籍,

只从一个职业,

只拿一份薪水,

只要一套住房,

只爱一个女人,

只生一个孩子,

不羡他家富贵多子孙,

不枉人生天地间。

三十三年来,

我没有陪你去逛灯,

我很少随你去看戏;

我不问油酱醋贵与贱,

我不知洗衣扫地苦和累;

你总盼着我的著述高于身,

你喜欢我的心性静如水。

你的甜蜜是躺下听我讲“狼外婆”,

你的安慰是高唱低吟歌一曲,

你的鞭策是至诚至真一个吻,

你的爱是莞尔一笑不多言,

你的契约是携我之手迎老迈。

啊,

我的爱妻,

三十三年不算短,

多少青丝竟白霜;

三十三年不太长,

故事更比岁月稠。

我的爱妻啊,

此生此世欠你多又多,

来世来生我回报你——

依旧一片忠贞,

仍然一腔热血,

还是一颗爱心,

只能一往无前。

我的爱妻,

三十三年里,

忘不了青灯苦影有你的披衣送水,

忍辱负重中有你的执手拂泪,

飘泊四方时有你的书信在手,

沉浮宦海中总听见你的心跳。

三十三年后,

我也忘不了你在苦寒中温暖我,

忘不了你为家燕子衔泥相守护;

更忘不了你的出污泥而不染,

空谷兰花幽幽香。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