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苗青青

□ 茹琼花

2020-03-30 09:26:34 来源:阳江日报

我这里说的瓜苗,指的是南瓜苗。南瓜我爱吃,南瓜苗我更喜欢。阳春三月,瓜苗上市的时节,菜市场里到处可见它们的身影:鲜绿的叶,细长的蔓,毛茸茸的嫩尖,一捆一捆扎着,摆放在一起,等待别人的青睐。我买上一束,

瓜苗青青

□ 茹琼花

阳江日报

我这里说的瓜苗,指的是南瓜苗。南瓜我爱吃,南瓜苗我更喜欢。

阳春三月,瓜苗上市的时节,菜市场里到处可见它们的身影:鲜绿的叶,细长的蔓,毛茸茸的嫩尖,一捆一捆扎着,摆放在一起,等待别人的青睐。我买上一束,像买到心爱的宝贝。

瓜苗不用菜刀切,得用手剥。先把它外面的一层丝扯开,再一节一节掐断。剥丝时不能太用力,怕丝断,也怕连着剥去太多苗身。剥完一捆瓜苗,手指甲内全被它的汁水染绿,像涂了一道绿色指甲油。

瓜苗可炒可上汤。不管哪一种,都简单快捷,味道一流。平日,我喜欢把它炒着吃。先烧热锅,浇上油,爆过蒜蓉,再放进瓜苗,翻炒杀青后,倒些水煮上几分钟,加点盐和酱油,大功告成。煮熟的瓜苗色如翡翠,卖相诱人。尝上一口,清香鲜脆,妙不可言。

小时候,在农村,南瓜苗是最贴地气的那抹绿。一场春雨,南瓜种子发了芽,抽出叶,很快就有长长的藤蔓伸出来,贴着地面呼呼往前窜,叶子也越来越浓密,一不小心,把大地织成了一张绿毯子。南瓜苗不娇贵,不挑土地,在池塘边、菜园里、瓦屋旁,随处能生长。只是,当时很少有人摘取。物质匮乏的年代,乡人们家中缺油、肚里少“油”,不太敢吃费油且偏寒气的瓜苗。不过,他们会摘南瓜花来炒。花开得烂漫时,妇人仔细挑出一些不能结瓜的雄花,一朵朵摘下,放进浇菜的水桶,洗干净,拿回家。那金黄的一大束,每一朵都那么张扬,像一个个仰天长啸的小喇叭,煮熟后,却全焉了,盛起来,只有一小碟,刚够解馋。

乡人少吃瓜苗,但有个人例外。这人是牛叔。

牛叔那时在自家果园里开了口池塘,终年养鸭子。因为要照看鸭子,他只能吃住都在园子里,那些鸭子成了一把锁,锁住他外出的脚步,可他一点也不在乎。除了养鸭,牛叔还在房子四周种上南瓜。他给瓜苗浇水、拔草、施肥、搭架子,像疼孩子一样疼它们。一走进他园子,那瓜棚便是最入画的一处景:几架竹竿,几面石墙,一根根细长的竹枝间,一条条绿瓜蔓缠绕而上,撑起一方青绿、一片清凉,也撑起牛叔满满的幸福感。

春季雨水足,瓜苗多,牛叔每天摘一点,炒来当下酒菜。傍晚,乡人去他园子里买鸭蛋,看见他每天除了吃瓜苗还是吃瓜苗,以为他节俭,忍不住说他:再这样吃下去,浑身都是“瓜苗臭”了!牛叔抿过一口酒,继续吃着瓜苗,不紧不慢回答:臭?香着嘞!越吃身子越香!赛过喷花露水!那乡人记着他的话,回村里讲。听者听了,只是哈哈一笑,就算过去了。

印象中,有一位旧同事也喜欢吃瓜苗。十年前,我还在学校当老师,我们六年级的级组长是个女的,年近四十,爱干活,也爱笑。一笑起来,嘴边现出个浅酒窝。平时,她除了上班,还要给家里买菜。为了不影响工作,她每天早起,先到市场买好菜,再上班去。遇上瓜苗上市的季节,在学校的停车场,经常能看见她的摩托车篮子放着一捆嫩瓜苗。我问她怎么天天吃瓜苗,她笑笑说,喜欢呗。在她的“感染”下,我们级组好几个人也喜欢上了吃瓜苗,常让她帮忙买,她每次都笑着答应。当她早上骑着摩托车进校园时,车篮子那好几大捆瓜苗成了一道抢眼的风景,惹得早到的学生不时回头看。

瓜苗再好,也有吃完的时候。待暑意渐浓,瓜苗失去往日的娇嫩,它会乖乖退出人们的视线。但那些吃过瓜苗的人,包括我,在没有它的日子里,总有那么一两次,记起它,盼望它,等待它……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