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 何金彩

2020-02-21 10:53:21 来源:阳江日报

年廿八那天,我正上着班,同事神色紧张地走进来说她刚才在大街上看到好多人买口罩,于是本来平静的办公室开始议论起关于武汉的新闻,又分批去楼下药店买口罩。那时口罩还挺多的,没意识到后面的形势会变得如此严峻,

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 何金彩

阳江日报

年廿八那天,我正上着班,同事神色紧张地走进来说她刚才在大街上看到好多人买口罩,于是本来平静的办公室开始议论起关于武汉的新闻,又分批去楼下药店买口罩。那时口罩还挺多的,没意识到后面的形势会变得如此严峻,当时只买了两包口罩和一瓶消毒水。从药店出来,发现街上男女老少都带上了口罩。再看新闻,武汉要封城了。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来,立刻就给休假在家带娃的老公打电话叫他们不要出门了。老公说知道啦,已经买了消毒水开始给家里消毒了。

年廿九,我依然上着班,想着老公今年难得休假在家,下班便买了些菜回去给他做一顿臊子面,路上老公给我打电话叫我赶紧回来带孩子,他接到通知必须立刻返回单位。我加足马力奔回家,一进家门,他早就打包好了行李在等我,急急忙忙就要走,我嘴里那句“注意安全”还没说出口,电梯早已上了门。晚上,我刚打扫好卫生,接到他的信息:不要出门,家里待着。原来他们已经进入战斗状态了,在搞排查。一看新闻,海陵岛有确诊病例了。顿时心惊肉跳!原以为疫情会离我很远,没想到已在身边了。

年三十早上,老公又给我发信息叫我不要带孩子出门。可我已经答应父母回家吃年夜饭,赶紧收拾好东西叫车,被告知没车了。我转坐高铁,临出门再三叮嘱儿子必须戴好口罩,不准脱,儿子很配合。

车站里,人与人之间都隔着两三米距离,那一刻,我真真切切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整个车厢也看不到一张完整的脸,连襁褓中的婴儿都戴上口罩了。列车一路平缓前行,我的心却一路忐忑。

回到父母家,不知实情的母亲还在兴高采烈准备着年夜饭,我的心情也随着家人团圆和可口的饭菜缓和了不少。可老公又来信息了,他要我做好心理准备随时回单位参加抗疫。那一刻,身边才三岁的儿子正可爱地问我: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回家?我吸了一口气,心情沉重得像压了一块石头。晚上我带孩子住在娘家,夜里辗转难眠,拨了好几遍老公的电话都无人接听,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第二天年初一,下雨了,很冷!跟老公视频无意间看到他的手红肿了。他说做排查敲了一晚上的门。

年初二,天开始放晴,可我心头的乌云始终无法散去,老公说他被分到隔离点值班了。

年初三,我终于在忐忑中接到了返岗通知,作为一名民政工作者,该我上了。我简单收拾了行李,嘱咐父母要戴好口罩,不要出门。儿子还很开心地跟我说拜拜。看着他天真的模样,我顿时多了一份前进的动力。

第二天,我被安排到附近一个楼盘做排查工作。

工作紧锣密鼓,刻不容缓地展开。这个楼盘23栋,大约1600户,我们负责跟踪业主(租户)的所有家庭成员信息,电话排查湖北籍人员和从疫区来的人员,隔离期人员信息,带湖北籍人员去医院进行核酸检测,发宣传单、测体温等等,20个工作人员分成10个小组,每小组跟进2到3栋楼。我们戴好口罩,打电话排查,上门测体温,事无巨细,不放过任何一个环节。

工作过程中,也挨过骂,但我们还是耐心向业主说明来意,做通他们思想工作,向他们传递疫情防控的重要性,最后争取到理解与配合。我们也会再三叮嘱他们戴好口罩,照顾好孩子,没特别事情尽量不外出,有异常情况立刻联系我们或者物管人员。犹记得一位北京籍业主,打了三遍电话她都拒接,我硬着头皮打了第四遍,当我向她表明身份时,她竟然连忙跟我说抱歉,还赞扬阳江疫情排查做得很细,他们很放心,而且有问必答,毫无隐瞒。

2月8日下午,接到任务要带从湖北过来的一家七口去医院做核酸检测。刚开始,他们很不情愿,我们耐心做工作;他们说没车,我们安排车;他们说没口罩,我们又把刚发的口罩给了他们。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们已经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上班,上了多少天班;也忘记了今天星期几;我们只记得昨天排查了多少户,今天还有多少户要上门。

白天工作,神经都是紧绷着的,晚上下班也不敢放松,洗漱完看新闻,看着哪里的医护人员正在与家人作别出发支援了,哪里的一线疫情防控人员牺牲了,哪里的死亡人数增加了,哪里的警察正在大雪纷飞(大雨滂沱)的卡点坚守岗位,哪里的孩子正在医院门口张开双臂等着医生爸妈求抱抱等等,眼泪就不知不觉流了出来。可我仍然相信只要万众一心,祖国肯定能渡过这个难关,因为阳光总在风雨后。

这个春节,过得揪心又忧心,年廿九就和老公分开至今,作为警察的他在海陵执勤,而我也在楼盘里排查。这个漫长的假期,别人家的老公可能都练成了十八般厨艺,而我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戴好口罩,注意安全,加油!他值夜班时嘱咐我早些睡,我值夜班时,他又放弃休息在电话里陪我走夜路!我们互相支持,互相鼓励,守护好“大家”才能守护好“小家”。

父母每天嘱咐我要注意安全,出门戴口罩,进门要洗手。远在兰州的朋友给我寄口罩。热心邻居得知我去排查,专门留了一包口罩挂在门把手,还顺道帮忙买菜……

说到孩子,我们已经分开十多天了,这是我们分开最长的时间。刚开始他玩得新鲜不找妈妈,时间一长每次视频就哭着对我进行灵魂三拷问:妈妈,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接我回家?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唉……我该怎么跟他解释,现在是非常时期,妈妈要上班,要上很长很长的班,要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等妈妈“下班了”就去接你。以前孩子在家,我总感觉房子很小很小,小到到处都是他的玩具,现在房子很大很大,除了我,剩下的全是空气了。

这段时间是煎熬的,也是有所期待的,各界人士纷纷捐款,各省市相互帮扶,有志青年报名做志愿者,村民自发守卫村口,老百姓自觉隔离不添乱,举国上下万众一心……抗疫,我们从不孤独,80多岁的钟老,70多岁的李兰娟院士,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军警、各政府部门都奋战在一线,全力以赴!

夜深了,晚安,我的祖国,我的同胞们,愿一觉醒来,疫情尽去,无病无灾,国泰民安。

武汉,加油!祖国,加油!

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