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子桥
2019-11-21 10:11:27 来源:阳江新闻网

□ 林祥悠

湘子桥
阳江新闻网

□ 林祥悠

晚上看电视新闻,新闻将近结束,主持人说,节目最后,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潮州夜景。我正想去洗澡,听到这话,不由得站住了,盯着电视屏幕看。见着屏幕里湘子桥上的那些古香古色的楼阁,在夜色里不断地散射出变幻的光束,我的心,也如那些光束一般变幻着。

我的大学在韩师念,韩师西区大门外就是韩江,江上有桥,就是湘子桥。湘子桥还有一称呼,叫广济桥,但是潮州人一般都不这么叫,平日里,大家都叫它湘子桥。走过湘子桥,穿过下水门,就是潮州市区。

记得入学第一天晚上,同学带我去见班主任,班主任住在西区山边的宿舍,见完班主任,看着时间还早,有人便提议到湘子桥上玩。那时,湘子桥还未进行复古改造,桥间江中还不是十八梭浮船相连的结构,而是普通的混凝土桥面,车行其间,人行两侧,两侧比桥面高出几许,所以除行人外,也有不少人在上面摆摊售卖东西,而所售卖的大多是茶具。潮州人喜欢喝茶,尤以喝工夫茶而著称。在潮州念书的那段时间里,在宿舍,在陋室,在古巷,我都受到了不少“茶艺”的“熏染”,特别是大二时候在慧如公园里搞同乡会活动的那一个晚上。那晚搞活动的时候,突遇天雨,大家都跑到亭子里避雨,却见几个老人正端坐亭间,抚弦喝茶,茶香汇入雨意,炉里的炭火正旺。自此,这一个晚上就深入骨髓,潺潺地流淌在生命的长河里,无法忘记。某天晚上,一众朋友正在宿舍里喝茶闲谈,不知道说到了什么,我突然起身走出宿舍,径直来到湘子桥上买了一套茶具回来。可惜的是,毕业时,我把这套茶具留在了潮州。

那时的湘子桥,也有很多人在桥上钓鱼,白天不少,晚上尤多。有时从市区回来,走到湘子桥,经过一些钓者身边,便会停下,看看他们桶里的收获;有时到西区上课,晚上下课后,也会三三两两的到湘子桥上走走,在桥头买两块臭豆腐,边吃,边看人家钓鱼,然而大半天过去,也不见一丝动静,漆黑的江里,惟有暗光浮动。或许,钓鱼与吃臭豆腐一样,追寻的,只是内里的那一份滋味。

后来,湘子桥进行复古改造,要封桥。桥上便少了钓鱼的人,桥头也不再有臭豆腐售卖。而我们去市区,要么走韩江大桥,要么搭乘渡轮过江。一个午后,我和同学突发思古之幽情,要去看“鳄渡秋风”,便从东区跑过西区,来到韩江边上搭乘渡轮。唐宪宗晚年,好仙信佛,求起长生不老之药来,曾“下令群僧迎佛骨于凤翔”,长安一时掀起信佛狂潮。韩愈忍不住,上《论佛骨表》极力劝谏,说“事佛渐谨,年代尤促”,这就等于直骂宪宗国运不长。宪宗大怒,要处死韩愈。幸好众官求情,才得以免死,被贬至潮州。潮州毒鳄丛生,时伤人畜,韩愈体察民情,写下《祭鳄鱼文》到“恶溪”与鳄鱼谈判,并警告鳄鱼万“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倘若“冥顽不灵”,七日后仍执意不去,刺史韩愈就要使用手段,“尽杀乃止”,到时候你们鳄鱼千万不要后悔啊!鳄鱼害怕,纷纷连夜携妻带子迁走。从此,山是韩山,江是韩江。

当初,韩愈被贬潮州时,马到蓝关,他的侄孙韩湘赶去追随;那时正好大雪封山,寸步难行,想着前路弥漫,韩愈一时悲感丛生,写下一诗,对韩湘说,我知道你不远千里跑来追随的意思,你是“好收吾骨瘴江边”啊!不想,韩愈来潮后,却立下了万世功勋,使得潮州的“江山喜姓韩”。传说,韩愈治鳄后,想在韩江上造一桥,便与韩湘商量。韩湘也非等闲之辈,他就是“八仙过海”里的韩湘子。传说韩湘子请来其余七仙,与广济禅师合力造桥,不想中途法力失效,桥间空了一大截,荷仙姑神思一动,往江心抛下荷花,广济禅师一见,也佛心转动,把禅杖往江心一丢。结果荷花散开,化为十八梭浮船,禅杖化为铁链,连住船只,自此,韩江古桥便建成了,名湘子桥,又名广济桥。

今年“五一”节的时候,我也曾想到潮州走走,看看曾经的大学,看看湘子桥。但是,4月20日凌晨,一只采沙船却把湘子桥的桥墩给撞了,桥栏受损,又要封桥,只得作罢。幸好桥栏旁的那一只铁牛没被撞走。在潮州时,我常听人说,到湘子桥上玩时,一定要摸摸那只铁牛的屁股;各地导游领着游人参观湘子桥时,也常给游人时间摸牛的屁股。但是每个导游的说法都不尽相同。马屁,各有各的拍法,牛屁,也似应不该统一。但是于潮州人来说,“镇江御水”,才是这只铁牛最大的职责。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