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薯秧
2019-11-21 10:11:26 来源:阳江新闻网

□ 冯四德

挖薯秧
阳江新闻网

□ 冯四德

在尚未解决温饱的年代,人们对粮食是非常珍惜的!吃饭时,不小心掉了几粒饭粒在饭桌上,都要用手抓起塞进嘴里;吃完饭,那碗是扒得干净光溜,不剩下一粒饭儿。从我懂事那时起,父母就常常教育我:千万不要糟塌粮食!为了不挨饿,人们想尽办法,主粮不够杂粮凑,于是,番薯就成了餐桌上的主角。

每年的四月和十月,是番薯收获的季节。犁薯时,男社员在前面驱牛扶犁,女社员跟在后面,左手提着畚箕,右手连薯带藤的抓起往畚箕里装,再用脚翻踢着泥土,把埋在土里的番薯找出来。但百密终有一漏,总有一些番薯埋在土里没被找出来。过了一段时间——尤其是下了一场雨后,埋在土里的番薯,就会长出嫩黄的薯秧钻出土里来。人们便肩扛铁锄、挑着畚箕或竹篮子等工具,到薯地里按薯秧长出的位置,把埋在土里的番薯挖出来。这种活儿叫“挖薯秧”。运气好的时候,一次也能挖到一畚箕番薯,够全家人吃上三两天。长了秧芽的番薯不是很好吃,母亲便抓几把糯米和番薯一起,煮成糯米番薯糖来改变口感,增强食欲。

四月的薯地是很少有薯秧的,因为收获了番薯后,人们会很快在薯地上种下其他农作物,耕种时埋在土里的番薯会被翻出来。十月的薯地一般要闲置两个月左右,待第二年春暖花开时再种上其他农作物。所以,每年春初是挖薯秧最好的时节。青壮年人要到生产队里干活,挖薯秧多数是老人和小孩子。

那天,母亲说,早天打“屋背朗” 经过,薯地上长出很多薯秧,叫我赶快去挖。

到了薯地,我看见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已在那里挖薯秧了。她的竹篮子里已有了十多条番薯,显然,她很早就来了。我赶忙放下竹篮子,低头迅速寻找薯秧,生怕被她抢了先。可我的运气没她的好,挖的没她多,大多是小指般的小薯子,有的还是埋在土里的老薯藤长出来的。而她却挖出了好几条大薯!最让我气恼的是,有些地方我明明找过挖过了,她竟还能在那里挖到薯。

我的心里不平衡了,便耍横想赶走她。“喂,小妹子,这块薯地是我村的,你不能再在这里挖了,快走吧!”她好像没听见似的,仍然低头寻找着薯秧。我火了,举起铁锄走近她身后的竹篮子,作势就要往下锄:“你再不走我就锄烂你的竹篮子!”

“啊?你……”她一转身,赶忙用铁锄护住竹篮子,小杏眼圆睁,怒视着我。

“走不走?不走我真的要锄了!”其实,我是吓唬她的,我的个头与她差不多,真要打起来,我也讨不了多少便宜。她咬着下唇,怒视的目光中有种无助的焦急。我俩对视了一会儿,她终于屈服了:“走就走,凶什么凶?又不是你家自己的,欺负人!”她挑起竹篮子,一甩头悻悻地走了,我分明看见有泪花在她的眼眶里闪动。望着她可怜巴巴远去的身影,我感受不到一点儿“胜利者”的自豪。

不久,村里几个老人和小伙伴也拿着工具来了。挖了一个上午,我的成绩最好,挖到了满满的一竹篮子番薯。中午队里放工,母亲来帮我挑回家,还赞了我一番。

第二年,我上学读书了。真是“冤家路窄”,那个被我欺负赶走的女孩,竟是我的同班同学!她叫黄瑞珠,是隔离东村的。她看我的第一眼,眼神怪怪的,说不清是意外,还是怨恨和鄙视……

我自知理亏,不敢正视她的目光。在她面前,我好像矮了半截似的,心里有种要补偿她的冲动。每次见到她时,我都主动同她打招呼,渐渐地,我俩的隔阂消除了,她也从没在我或同学面前提起过那件事。

那时我们读书,要自带桌凳的。读五年级时,她有两个弟弟也要读书,她的那套桌凳让给了弟弟。我主动邀她与我同桌,她很感激,欣然同意了。那天,她把书本文具放进抽屉后,就用手指在桌面中央划了一条界线,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我村的薯地,你可不能到我这边挖薯秧哟。”说完“咯咯” 地笑了起来。她笑得很开心,那笑声脆耳怡心,笑容很迷人,浅浅的小酒窝一闪一闪的。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笑起来。

黄瑞珠读完五年级就辍学了——她最小的弟弟也进了学校,家穷。她有姐弟四人,家里还有年迈的奶奶和有点弱智的母亲,全家只有父亲是主劳力。人多劳力少,生产队分的口粮不够吃,在青黄不接的季节里,常要靠挖薯秧和野菜来弥补粮食的不足。我知道了她家的这些情况,心里更加过意不去。那件事,我永远忘不了!

三年前同学聚会,我俩又相逢了。一见面,她就一屁股坐到我身边,用手在两人中间划了一条界线,说:“这是我村的薯地,你可不能到我这边挖薯秧哟。”

“哈哈哈……“我俩会心地大笑起来,笑声充满了对童年时代的追忆,还有对时光流逝、人生易老的慨叹!接着她告诉我,现在她家新建的小楼就在当年我们挖薯秧那块地的旁边!

我有感而发脱口而出:“那我就给你家小楼命名‘好时年’吧!”

她点点头:“是的,要让孩子们珍惜这个好时年啊!”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