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 叔
2019-11-19 10:35:10 来源:阳江新闻网

□ 茹琼花

谭 叔
阳江新闻网

□ 茹琼花

谭叔是个环卫工人,五十来岁,中等身材,脸黝黑发亮,专门负责我们小区的清洁卫生。

每天清早,我晨运回来,总能碰到他,穿着一身环卫服,戴着一顶环卫帽,低着头,手里扬着一把大竹扫,专心扫着落叶。

谭叔是湖南人,三十年前跟着老乡来阳江打拼。他什么活都干过,扛电缆、搞装修、跑运输等。早几年,他上了年纪,干不了重活,选择去当环卫工人。现在的他,跟儿子住在阳东工业区附近。

谭叔每次见了我,总会抬起头,微微笑着,向我打招呼:“这么早!又晨运回来啦!”我也总回复他一句:“你更早!已经扫了这么多落叶!”他便有点不好意思,小声回答:“我是要这么早的。”

上个月的一个早晨,我刚出门,看见谭叔紧锁着眉头,站在我家不远处,一见我,马上迎面走了过来,递给我一张纸,说希望我在纸上如实评价他的工作,再签上名。

原来,早段时间,分管谭叔这一组的环卫组长换了,新来的组长每天都来小区巡视,一旦发现环卫工人在工作时间停下来吃东西,或休息,他就会用手机拍下他们的身影,发到工作群,再以此为证据,当月通报批评。谭叔告诉我,早两天,他在我们小区临街的商铺前扫地,一位老板娘给了他一个苹果和一瓶水。照平时,居民给他东西,他是不会要的。可刚好那天早上,他出门匆忙,忘了带水,干了一上午的活,喉咙又干又痒。当好心的老板娘递给他水和苹果时,他想了想,最终没有拒绝。扫完地,他就坐在一棵大树下喝水吃苹果。想不到就是这么一个举动,被新来的组长看到,用手机拍下这一幕,发到了群里。组长离开时,谭叔听见摩托车响,回头看见了,明白了组长的意图。他急忙追过去,想要解释。组长却责备他,说既然做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谭叔觉得委屈,就跟组长理论了几句。组长却得理不饶人,丝毫不退让。谭叔也生气了,就推了组长一把。组长说谭叔打他,当场拿起电话报了警。警察了解情况后,没有帮组长说话,还委婉地批评了他几句。那意思是说他身为组长,要多为下属着想,当环卫工人很辛苦,偶尔喝口水吃个苹果,也是情不得已,要体谅他们。警察调解后,谭叔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没想到,那组长憋了一肚子气,到领导面前说了他很多坏话,还要求谭叔向他道歉。领导只好找来谭叔,批评他不该偷懒吃东西,更不该对组长动手,要他无论如何得向组长道歉。谭叔听领导这一说,很难过也很无奈。

为了证明自己平时没有偷懒,谭叔就想找我们小区的每一户住户写评价、签名,以此证明他的清白。很多住户对谭叔的工作非常认可,在纸上写满了对他的好评。有些住户还提到他每天凌晨五点已开始扫地,就算是下大雨,也能准时来到小区,确实不容易。

我也如实写了意见。把纸递给谭叔时,我说:“大家对你评价这么高,你就好好干吧,其他的不要想太多了。”他接过纸,声音带点哽咽:“我其实不想麻烦大家。但我没办法,我只想证明我的清白,我当了五年环卫工人,从没偷过一次懒。”我抬头看了看他,发现他的眼里竟闪着晶莹的泪光。我的心一沉。看来,领导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已经伤了这位老环卫工人的心。

第二天一早,我惦记着谭叔的事,去晨运时,特意留心周围,看能不能碰到他。还没走几步,已听见谭叔扬着那把大竹扫发出的“沙沙”声。他见了我,马上告诉我,昨天傍晚他把那份住户评价交给领导时,领导看了很吃惊,没有再要求他向组长道歉,还说,既然大家对他评价这么高,就好好干,不要想太多。谭叔笑着补充:“我领导说的话跟你昨天说的一样。”我也笑了起来,心里暗暗庆幸,事情总算有了个好结局。

日子慢慢溜走,谭叔与组长的事和平解决后,我却又有好几天没有看见他了。那天刚出门,看见一位上了点年纪的大婶在周围打扫卫生。我一惊,莫非谭叔不干了?一问那位大婶,谭叔果然辞职了。

原来,谭叔跟组长的那件事被他儿子知道了——他儿子在工业区一间五金厂当高管。了解了事情原委后,儿子觉得父亲很受气,坚决不让他再去干活了。谭叔拗不过儿子的要求,只好答应。

“听说他现在每天就是负责接送读幼儿园的孙子上学放学,挺舒服的。”大婶带着点羡慕,补充了一句。

我听了,有点高兴,又隐隐有点失落。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