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沟米”
2019-11-19 10:35:10 来源:阳江新闻网

□ 梁宗强

“大沟米”
阳江新闻网

□ 梁宗强

今天一整天没有见到“大沟米”,我们倒有点不习惯了。以前每天下班回来的时候,“大沟米”都会在巷口的树头底下,悠闲地躺在沙发椅上,看着来往的人群,俨然成了我们这一条小巷的免费保安。到了晚上,我和邻居阿旺聊天的时候,谈到“大沟米”,才知道她老人家住院了,难怪今天不见她的踪影。

“大沟米”姓甚名谁,小区里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也只是知道她姓费,或许是阳江话歇后语“赤疆大姐——费氏”让我记住了她的姓氏吧,可是邻居们都喜欢称呼她叫“大沟米”,一来有本地名言“大沟米——一身沙”在前,再加上她好管闲事,在我们小区,“大沟米”便成了费姨的专用名,而且知名度颇高,就算是小屁孩也认识她。

“大沟米”好管闲事在我们这一片小区是出了名的,不但是小偷怕她,假和尚怕她,就连贴牛皮癣的人见了她也要绕路走。小区很多人也得到过她的关照,我自然也不例外。

记得刚买小车那天晚上,我很累,早早地就进入了梦乡。正当我惬意地梦着周公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美梦中惊醒,我有点愠怒,可还是穿上大衣去开门。门一打开,看到满脸笑容的“大沟米”正站在门外,我冷冷地问了一声:“费姨,有事吗?”她回头用手指了一指我的小车,笑着说:“小梁,我没事,你的小车有事!”我带着满腹的疑问走向我的新车,只见里面的灯还亮着,我赶紧掏出遥控,把车内的灯关好。当我回过头来,想向“大沟米”道一声谢时,可她早就不见身影了。还有一次,我中午下班回家的时候,忘记了关好后面两扇车窗,想不到天上突然乌云密布,大风卷起残叶漫天飞舞,眼看就要下大雨了,多亏“大沟米”及时按响门铃告知我,让我赶在大雨来临前把车窗关好,要不然,车内就可能变成游泳池了。

以前,我总觉得“大沟米”是个多事婆,不怎么喜欢她。但自从这两件事情后,我对她的看法渐渐有了改变。其实,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只是我发现得迟罢了。

“大沟米”喜欢种花,她家的阳台上种满了各种花,有桅子花,茉莉花,太阳花,桂花……桅子花开的季节,“大沟米”总喜欢摘一朵夹在耳朵背上,就像木工喜欢把铅笔夹在耳朵背上一样。她走起路来颤颤巍巍,桅子花香也像水波一样晃动着。刚开始时,我以为她是“老来俏”,后来才知道她也是一个苦命的人,丈夫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为国捐躯了,据说在出征前为她戴的花就是桅子花,原来这小小的白花瓣,寄托的是她无尽的思念。

“大沟米”有一个女儿,远嫁潮州,自己跟过去住了两个月,不习惯那里的生活,只好又回到阳江,现在她是“潮州人拉二胡——自己顾自己”了。虽然是一个人生活,但这里有她熟悉的环境,友好的邻居,还有太多她难以丢舍的回忆,看起来倒也不觉得十分寂寞。

“大沟米”每天很晚才睡,她喜欢搬一张沙发躺在巷头自家门前,她家门前的灯是一直亮到天明的,在没有巷灯的这条小巷子里,她的门口灯就像一座灯塔,照亮了夜归人回家的路。租住在巷子里面的几名小护士,上夜班的时候,因为巷口有灯光和费姨在,也不用提心吊胆地去值班了。“大沟米”晚睡的另一个原因,是她还担任着小区的免费快递接收员,白天没空的邻居都是到她的家里取快递的。“大沟米”对于做此事也是乐此不疲,用她的话说“反正闲也是白闲着,不如帮大家做点好事!”

那天中午,我下班的时候在水果店买了一篮水果到医院去探望“大沟米”。当我打开病房的大门时,里面已经很热闹了,原来好几位邻居已经比我早来探望了,只见她的病床前摆满了各种鲜花和水果。在小区租住的两名小护士也特地请假过来探望,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地跟她聊天,聊到开心处,都笑了。看到这个情景,我想此时的“大沟米”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刻了。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