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集会,让我泪流满脸
2019-10-09 09:56:02 来源:阳江日报

□ 吴建光师生同学聚会,重温往昔那懵懂而快意的岁月,叙说那少不更事的磕碰青春,慰藉相互的思念与牵挂,畅谈眼前百味人生。此时的相聚,聚的是一段缘分,一节情绪,一种心态,一份情怀,一站幸福。激情、愉快、写意、浪漫。毕竟,在那些血气方刚的岁月里,大家走过了一段意气风发的日子。因而,逢上师生同学聚会,只要获得邀请,我都会想方设法参加。然而,前不久,石菉铜矿中学89届初中毕业的学生要搞聚会,当学生陈汉找到我邀请参加聚会时,我心中却有点不安:同学们还会记住我吗?还会认可我吗?我去参加合适吗?一连串问题和担心,让...

那一次集会,让我泪流满脸
阳江日报

□ 吴建光

师生同学聚会,重温往昔那懵懂而快意的岁月,叙说那少不更事的磕碰青春,慰藉相互的思念与牵挂,畅谈眼前百味人生。此时的相聚,聚的是一段缘分,一节情绪,一种心态,一份情怀,一站幸福。激情、愉快、写意、浪漫。毕竟,在那些血气方刚的岁月里,大家走过了一段意气风发的日子。

因而,逢上师生同学聚会,只要获得邀请,我都会想方设法参加。

然而,前不久,石菉铜矿中学89届初中毕业的学生要搞聚会,当学生陈汉找到我邀请参加聚会时,我心中却有点不安:同学们还会记住我吗?还会认可我吗?我去参加合适吗?一连串问题和担心,让我举棋不定。

毕竟,这一届学生,我只教过他们一年语文,当时我已在办理工作调动,精力和精神都有所分散。对这一届学生,很多还来不及记住他们的名字,熟悉他们的面孔,我就调离了铜矿。

聚会报到时,一件小事,似乎在佐证自己的不安。当我穿上那件印着“青春不散场”的衣服,在大堂里遇上刚报到的三位女学生,她们见我穿着聚会的衣服,就追问:

“你怎么穿着聚会的衣服?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我说,我是吴建光。

领头的郑兆研环顾左右,说:“我们两个班好像都没有这个同学。”

此时,旁边又走过来一个认识的学生,哄起一阵开怀大笑,才给解了围。

我想,幸好错认是同学,若把我当作骗吃骗喝的白撞就惨了。

聚会的重头戏,是重回石菉铜矿中学,重回魂牵梦绕的教室,重温当年上课的情景。

当天下午,铜矿中学89届初中毕业的50多个学生,和梁平、刘科基两位老校长,杨大安、王业强、谢汝彬、谭铭庆、谭兴等部分任课教师,带着分别了30年的悠远情思,从广州、深圳、惠州、珠海、江门,从广东的四面八方走来,穿着“青春不散场”的聚会衣服,相聚于曾经的铜矿中学,坐在那间曾经承载和见证了他们“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初中生活的教室里,重温当年的情景和故事。此时此刻,老师和同学们的思绪穿越回到30年前,万语千言化为一个微笑、一个招呼、一个眼神、一声问候与祝福,故作平静的脸庞,凝聚着兴奋、激动和幸福、快乐,封存了30年、珍贵而纯洁的师生情谊、同学情谊如醇香馥郁的老酒,沁人心脾,让人迷醉。

诚然,初中三年学习生活,仿如瞬间,却又似乎很长。当年,年少懵懂、充满热情的同学们,奔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聚在铜矿中学,笔墨相亲,晨昏欢笑;浪漫的年代,火红的青春,激情燃烧。曾记否,在学校里,同学们共享师长智慧,沐浴知识阳光;在矿湖边、选矿厂冶炼厂里,同学们增长见识、开阔眼界;在老虎山下、马兰山畔,同学们感受河山的壮美,放飞心情、追逐梦想。如今,大家重聚一起,回到阔别的母校,回到曾经的教室,重温如歌的初中生活,成熟的脸庞、未改的声音,勾起曾经的记忆,点燃依然年轻的激情,心与心再交融,情与情再升腾,喜感洋溢。

重温当年情景,充满仪式感的是模仿上课的情景。两位老校长带着我们6位老师,在事先完全不知安排的情况下,听任聚会主持“摆布”:面对齐刷刷站着的50多位久违30年的学生,认认真真地演习当年我们每天上课时必须要做的一切。或许是老师中有几位离开讲台太久了,对上课仪式生疏了,或许是因事前我们没有沟通过、排练过,我们连续演习了两遍,都觉得不如意,直到第三遍,才在同学们一阵善意的笑声中糊弄过去。

听着学生的笑声,我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扪心自问,当年我仿如一个匆匆过客,或如一阵风,吹过他们教室的窗口,或如一场雨,打湿他们教室的走廊。过后,了无痕迹。直到他们请我上台讲话,并把我称作“一支粉笔走天下的老师”时,我心里格登了一下。我窃想,或许,当年我那阵风,也曾经掀动他们梦想的书页;那场雨,也曾打湿他们多彩的心田。我心中柔软处被触动,说着说着就飘了起来,当年意气风发、青春激荡,今日的人生感悟、心花怒放,化作一句句感性话语,如雨,纷纷扬扬洒向教室,洒向久违的学生。我眼角扫瞄了一下课室,发现有好几位学生的眼里泪光扑闪。聚会的主持符丽萍同学依在窗边,已是梨花带雨,只好临时换上陈小燕主持。看着如此情景,我又找回了当老师的感觉。想起参加聚会前的纠结,心中会意一笑:想多了,想复杂了。

我想起了那句流行的俗语:一群学生遇上一个好老师,是幸运。换言之也在理,一个老师遇上一群可爱的好学生,也是幸运。而我,就是那个幸运的老师。

在操场上拍集体造型照,是聚会组织者为营造气氛而设计的高大上项目。50多个被兴奋、激动主宰着的学生兴高采烈、心花怒放,撒在操场上,三五成群,高声开怀叙说,旁若无人畅笑,思绪和欢声信马由缰。30年前演绎的故事和记忆,30年里酝酿的牵挂和思念,在魂牵梦绕的母校操场上碰撞、合奏、和鸣,曾经同窗的时光,浮现眼前,又上心头。

几位聚会组织者,客串“赶鸭子”的角色,呼来唤去,好不容易才让同学们拢了堆,列队成纪念聚会的“89”造型。

也难怪,分别30年了,一切都不是从前,也难从前了。

诚然,30年在历史长河中仅是稍纵即逝的瞬间。然而,对于一个血肉之躯而言,却是漫长的。试问,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30年,尤其是血气方刚、意气风发的30年。30年前,年少懵懂、充满激情的同学们,带着期待与梦想,一头扎进这纷繁复杂的社会,看着路,看着人,在人生道路上,守望相助,风雨前行,用无悔的青春和热血,演绎精彩人生。30年春夏秋冬,苦中有乐,累中含趣,他们成熟,他们沉稳,他们内敛,他们审慎,现在风华正茂,是充实、收获的季节。今天,同学们齐聚一起,大家捧出珍藏了30年的祝福,祝福逝去的时光,祝福珍贵的师生情、浪漫丰富的同学情。

有下午于母校的开放浪漫欢聚,热烈交流铺垫,同学们的情感得到了充分的宣泄释放,晚餐时气氛好像是波澜不惊,其实却是暗流涌动。同学们一桌桌围坐,起初守“规矩”,秩序还井然。几巡祝酒过后,起哄声、撺掇声此起彼落,围桌秩序逐渐解体,晚宴现场有如市集,同学们东一群西一拨,拉手搭肩、手舞足蹈高谈阔论,一些同学饭未扒上几口,菜还未挟上几箸,端个酒杯如蝴蝶般飘来荡去,在同学之间寻觅曾经熟识的脸孔、身影、声音、记忆。相互之间,一个眼神,一句问候,一回浅笑,一盏祝酒,满满都是期许与祝福,思念与牵挂。

阳春的八月,骄阳似火,酷热异常。转场至一个农庄里继续进行的同学聚会,依了天气,热情持续。

在农庄的池塘边,本想溜出来静一静的我,被几个女同学截住:“吴老师,您是我们遇到的非常独特的老师,我们真的佩服您,一支粉笔走天下。您是我们的偶像呗。”聚会后,更有一位同学在其朋友圈里发文:“老师绝活,一支粉笔走天下。第一次听老师上课,哇塞,把我镇住了!上课只拿一支粉笔,一本课本……上课,就从脑里倒出来似的滔滔不绝,从头讲到尾,也基本不需要翻课本,只是偶尔翻翻页码,告诉同学们要看第几页……自那以后,我语文课从来没有打过瞌睡……”

当时,我听了,心中涌起一阵温暖和激动。在一阵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骤雨后,当我一个人再次走上塘基,听着农庄餐厅里隔着池塘传过来的欢声笑语,我想起30多年前的时光,想起我的语文课。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啥事都用心尽力去做,努力做好。对于语文课,我更是这样。为上好课,我自己首先备好课,熟读课文,理解课文,然后根据自己的理解,对课文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重点难点、知识点,提炼概括设计成板书,并以图表式呈现。上课时,由于对课文基本都能背诵,我不用翻书看,尤其是在上古文时,上课时都不带课本;板书时,我惜粉笔如金,在黑板上,多余的、无关的内容,不随意写。因而,一节课下来,一支粉笔都用不完。听我的课,只要听着我的讲解看着我的板书,便可以像我一样去理解课文。别人看我上语文课潇洒自如,其实我是把功课做在前了。而且,我一直以为,老师与学生,就好比电台与收音机,电台节目办得再好,收音机不好或不开机不调频接收,那也枉然。当年,我用心上语文课,如果没有遇上这群有心的学生,那也是白搭。30多年了,学生们依然清晰记得我的语文课,记得我上课的情景,与其说自己教得好,毋宁说是幸运遇上了一群有心的好学生。想到这,一种被人记住的幸福、温暖、感动、安慰、温馨袭上心头,心便柔软、脆弱,不争气的泪水不由分说,蹦出眼窝子,挂满脸庞。

我从塘基踱回到餐厅,情绪又进入聚会的气氛中。此时,大厅里的气氛时起时伏,学生们将感情放生,活跃的依然是活跃的那几个学生,大多数学生或以类聚,或以群分,时分时合,拢坐在一块,时而高声说笑,时而低眉沉吟,看得出,不少学生此时心里并不踏实,有点心不在焉。诚然,接下来是午饭,饭后,苦苦等待了30年的聚会,将要画上休止符,学生们将又要分别,各奔前程回归各自的人生轨道。久违的同窗情,昨天才被点燃,尚未尽情燃烧,就要掐灭。“相见时难别亦难。”这顿午餐注定是一顿“难吃”的午餐,聚会组织者事前精心组织的美食也未能挑动大家的食指。直到分别时刻,一曲《友谊之光》,同学们齐齐走上大厅舞台,高声激情唱着“……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友谊常在你我心里。今天且有暂别,他朝也定能聚首……不须见面,心中也知晓,友谊改不了。”虽然,歌唱得不怎么样,走音跑调,咬字也不准确清晰,但同学们借歌直抒情感、眷恋与乡愁。此时此刻,在大厅里,一场分别不避俗套,热烈演绎,《友谊之光》一曲未完,很多同学已泪流满脸,祝福祝愿声此起彼伏,握手、拥抱在传递、接力,把分别的时间拉得好长好长……

回来的当天晚上,我端坐厅中,看着电视柜前那一大束同学们送的鲜花,那些年的点点滴滴再上心头:我真幸运,遇上了一群会理解、会珍惜、会包容、会感恩的学生,在当今这个纷纭复杂、光怪陆离的社会里,是那么的难能可贵。于是,我把这次聚会的一些情况和自己的感慨发在朋友圈里,以纪念这来之不易、刻骨铭心的相聚。朋友圈竟然收获了150多个关注和点赞。心中又涌感慨,低眉思忖蜿蜒而来的人生道路,那些年,我没偷懒,没虚度;那顾盼碰磕,却也痛快美妙。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