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2019-10-09 09:56:02 来源:阳江日报

□ 张 牛高 原我打高原走过,渺小是我的宿命苍穹之下的老鹰,叼走了我飞翔的种子遗弃的一颗石子,千年不化雪地静静地躺着,倒下也是岁月我风一样走过,懈怠是我析出的尘缘高耸入云的山峰,肩扛厚重的冰雪脚下的一撮泥土,簇拥却不是使命我寸草不生,却被日月召唤蓝袍湾一网网捞起,大海不全是渔获酒水的味道,熏腥了风过的肋骨船橹抛出了骰子,命运守口如瓶一只船头向海,一只船头向岸蓝袍湾,身上缀满了沙子的金黄光影在这里吻别,爱没有边缘涛声打湿了眼眶,又让铠甲缷下礁上泛滥着浪的碎片,攀援却不是花朵丽江下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雨席卷...

诗五首
阳江日报

□ 张 牛

高 原

我打高原走过,渺小是我的宿命

苍穹之下的老鹰,叼走了我飞翔的种子

遗弃的一颗石子,千年不化

雪地静静地躺着,倒下也是岁月


我风一样走过,懈怠是我析出的尘缘

高耸入云的山峰,肩扛厚重的冰雪

脚下的一撮泥土,簇拥却不是使命

我寸草不生,却被日月召唤


蓝袍湾


一网网捞起,大海不全是渔获

酒水的味道,熏腥了风过的肋骨

船橹抛出了骰子,命运守口如瓶

一只船头向海,一只船头向岸


蓝袍湾,身上缀满了沙子的金黄

光影在这里吻别,爱没有边缘

涛声打湿了眼眶,又让铠甲缷下

礁上泛滥着浪的碎片,攀援却不是花朵


丽江下了

今年最大的一场雨


席卷或远去。丽江下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雨

多余青涩的时光,把我丢在发呆的咖啡馆里

伤口说出了玫瑰的疼痛,沉默无法愈合

眼睛想着收拾雨水的碎片,手却慵懒不已


还在荡过的喧嚣,遮蔽了树枝间的窃语

一根烟的燃烧,吞噬了灰烬边缘的影子

迷失的红灯笼又在疾风中旋转

雨后的天空踉踉跄跄,掖着耳熟能详的故事


灵 渠


被河水淹没,又将河水高举过头顶

一项壮举从河水开始,惊心动魄又矢志不移

鱼群。牲畜。房子和村庄。留下我

一路狂奔。唤醒黑暗中所有反光的出入口


啼鸣之外。我想到灵渠,想到一艘小小的船

怎么完成从北到南又或从东到西的迁徙

那风一个劲地吹。打转。一个小小的芽长大

弥漫开来。绿了人们怎么也数不过来的大地


苗寨之夜


从一盏灯开始,山寨堆积了夜萤的光芒

一条河水流经此地,嗖嗖走露了风声

在大山里出没,习惯了寂静之中的呼啸

吊脚楼串出的巷子,布满了星斗深邃的脸


试探着闯入,摄取未曾谋面的惊诧

剩下陌生的稀释,跃然纸上又滔滔不绝

在一个根脉满布的地方,渊源不问深浅

记忆来自轰鸣,兀自抽出刹那最亮的视域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