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上的爱
2019-08-27 10:28:17 来源:阳江日报

□ 敖惠娇西安大唐不夜城广场上,灯光璀璨,人头攒动,喷泉表演已开始,虽然我和团友们提早十多分钟到达,还是挤在喷泉区侧面外围的外围,找不到人群中的缝,看不见里面的情景,眼巴巴地看见冲上空中的水柱,远处的大雁塔在夜空中通体金光,温情脉脉地注视着喧闹与繁华。无所谓啦,能欣赏到大雁塔的夜景就好,反正我们阳江鸳鸯湖的音乐喷泉比这美多了。正安慰着伙伴们,忽然耳边响起一阵清脆的童音:“嗯,嗯,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侧目,身边的小姑娘正骑坐在一位汉子的肩膀上,双脚晃动,扭着身子撒着娇,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八九岁光...

肩膀上的爱
阳江日报

□ 敖惠娇

西安大唐不夜城广场上,灯光璀璨,人头攒动,喷泉表演已开始,虽然我和团友们提早十多分钟到达,还是挤在喷泉区侧面外围的外围,找不到人群中的缝,看不见里面的情景,眼巴巴地看见冲上空中的水柱,远处的大雁塔在夜空中通体金光,温情脉脉地注视着喧闹与繁华。无所谓啦,能欣赏到大雁塔的夜景就好,反正我们阳江鸳鸯湖的音乐喷泉比这美多了。正安慰着伙伴们,忽然耳边响起一阵清脆的童音:“嗯,嗯,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侧目,身边的小姑娘正骑坐在一位汉子的肩膀上,双脚晃动,扭着身子撒着娇,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八九岁光景,可能是想挣脱束缚,钻进人群里面去吧。汉子估计是他父亲,不算高,黝黑,紧紧握住女孩的双脚,声音厚实洪亮:“放你下来你咋看得到呢?这么多人,坐稳了,好好看,喷泉多美。”女孩便不再吵。

又是一对幸福的父女。我不由莞尔,心底有暖意流过,比那喷泉大雁塔的视觉冲击来得更猛烈些。很多年前,看过一幅漫画:人山人海的街头上,一位男子肩膀上托骑着小女孩,挤在人群中,女孩显得特别高,其它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漫画没注明标题,咋一看,不明就里,后来找到漫画主题是宣传计划生育的,才顿悟:男女平等,无论男孩女孩,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是父母的宝贝,要一视同仁地爱护养育。

一天闲着,翻看朋友圈,一位好友的头像很特别:黑白图片,看起来像是一个尖顶的建筑。点开放大,一幅父女图明朗在眼前,原来是女孩坐在父亲的肩膀上,右手正好环住了父亲的右眼,左手微微伸起,小脸扭向左边,隐约看到长长的睫毛,看不见她的表情,几抹披肩发向后飘逸,仿佛能听到阵阵欢乐的叫声、笑声在风中飞扬;那位父亲右手指向前方,看得到他咧开的嘴和右眼边的笑意,他们是在看远处的山峰、空中的飞鸟,还是山那边绚丽的云彩,不得而知,只是觉得,女孩就像一只快乐的风铃,父亲的惬意要在空中荡漾。或许,那位父亲根本不需把女儿托在肩膀上,但这样托起来,女儿会看得更清晰,父女会更亲近无间,父亲的肩膀交出了厚重的担当,女儿收获了更高更远的幸福。

记忆又被拉回童年时光,那时小孩子们都非常喜欢“担公仔”(阳江俗语,一人双脚叉开坐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大队放电影时,人们都需要自己担凳子去看,放的电影大都是战争片,每当冲锋号一响,人们就激动得站起来了,没有悬念的结局——胜利就要来临了。但孩子们还想看到最后的情景,有的站在凳子上看,有的爬上大人的肩膀看,一直看到闭幕,随着人流,走在乡村的泥道上。负责“担”的多是父亲,肩膀有力。“担公仔”的感觉如何,我没什么印象,因为还有弟妹,要“担”的话,父亲应该“担”了幼小的,还有也是先“担”男孩。稍大点,我就要负责担凳子了,看着骑得高高的小孩,确实是羡慕得很,坐在温暖厚实的肩膀上,逍遥自在,望得远,看得清,那一种威呀,是至高无上的得瑟。后来,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担公仔”游戏,两个人手搭手,摆成“日”字形,担第三个人,一摇一摆晃晃悠悠的,该是乘大轿的感觉吧,也是很高兴的,但是远不及骑在大人肩膀上稳定、高远,以及那一种被宠的甜蜜。

“爸爸,你看,好美啊,那些水冲上天空了,好高啊……”小女孩欢呼起来,身子晃动着。“是呀,好美呀,那水飞出花来呢。”汉子按住她女儿的双腿,也跟着叫。他双脚叉开,稳稳站着,灯光闪烁,也许,他像我一样,什么也看不到,但他脸上盈满了七彩的满足。他不是巨人,他只是纯朴地希冀,把自己能给的给孩子,以让孩子站得更高,望得更远,飞得更自由舒畅,那纯朴就如脚下大地般的厚实深沉。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