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啊走 , 走进了龙山公园
2019-08-13 09:59:26 来源:阳江日报

□ 茹琼花第一次走进龙山公园,是2016年底。那段日子,它正式对外开放。消息一传出,它几乎吸引了所有阳东人的目光。微信群里、朋友圈中,每晚都能看到亲戚朋友分享的龙山公园夜景照。我该是个喜欢新事物的人吧,虽然龙山公园离我住所有点远,步行要走不少路,但我还是赶在春节到来前去目睹它的“芳容”。那天晚饭后,我从家门口出发,走啊走,五十分钟后,终于走到了龙山公园。当时,整座公园亮着灯,从公园最前的龙山广场到登山台阶,到半山腰,到山顶,灯光蜿蜒成了一条龙,流光溢彩,美不胜收。那些掩映在灯光下的亭台楼榭,成了童话...

走啊走 , 走进了龙山公园
阳江日报

□ 茹琼花

第一次走进龙山公园,是2016年底。那段日子,它正式对外开放。消息一传出,它几乎吸引了所有阳东人的目光。微信群里、朋友圈中,每晚都能看到亲戚朋友分享的龙山公园夜景照。我该是个喜欢新事物的人吧,虽然龙山公园离我住所有点远,步行要走不少路,但我还是赶在春节到来前去目睹它的“芳容”。

那天晚饭后,我从家门口出发,走啊走,五十分钟后,终于走到了龙山公园。当时,整座公园亮着灯,从公园最前的龙山广场到登山台阶,到半山腰,到山顶,灯光蜿蜒成了一条龙,流光溢彩,美不胜收。那些掩映在灯光下的亭台楼榭,成了童话故事中的宫殿,美丽神秘,如披着面纱的女子。

龙山公园依山而建,因山得名。从山脚的广场往上走,上到山顶,只须十几分钟。山顶有个观光广场,站在那里,眼前一片开阔,整个阳东城区的景致尽收眼底。虽然没有看到一如广州城里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但夜色下,那种灯火通亮带给人的温馨,却是一模一样。

白天的龙山公园,比起晚上,要冷清得多。清早,有几个穿着运动服的成年人在跑道上跑步,一两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快速从旁边穿过。草坪上,几个工作人员举着水枪,给花草浇水。白天,我很少到龙山公园去。我喜欢晚上到那里,不是为了爬爬山,散散步,锻炼身体。吸引我的,是公园里的那些人。暮色降临,远远还没走到公园,就已听到公园里传出的各种声音:小贩的吆喝,广场舞的音乐,孩子们玩碰碰车时发出的叫喊……好不热闹!走近了,细细听,慢慢瞧,何止这些!看,龙山广场一角,一些大叔大妈早已拿起麦克风,挺着腰身,对着屏幕,唱着上世纪90年代的流行歌。音响质量一般,可并不影响歌者心情。他们常常唱得汗流浃背,也唱得酣畅淋漓。来往的路人中,总有那么几个被他们吸引,停下脚步,当一回“忠实听众”。广场的另一角,放着几个供小朋友捞鱼的充气“鱼池”。每个“鱼池”四周坐满了小孩,他们拿着塑料勺子,探着身子,兴致勃勃地往“池里”捞着鱼。广场中间,全是跳广场舞的人。大妈大婶们自行组队,十几人就成一组,在不同的位置放上自带的音响设备,轻松“开跳”。

整个广场有两个地方最喜感,第一处在左侧的广场舞队伍里,在那群大妈大婶间,还有一位60来岁的大叔也跟着节奏起舞。大叔引人注意,除了他是男性,还因为他跳舞的滑稽样子;大叔特别擅长转身和扭屁股的动作,遇上这些动作,他跳得流畅娴熟,一点也不输给领舞的大妈。可遇上上肢摆动的动作,他的双手就不那么灵活了,总要慢半拍才能跟得上节奏,动作也生硬僵直,像个机器人在摆臂。但大叔似乎并未察觉到自己的这方“劣势”,依然面带笑容,自信满满,跟着大妈大婶一起跳。我每次看见他那上下不协调的“舞姿”,总忍不住偷偷笑。

这位大叔,我称他为万“红”当中一点“绿”。而在广场前面第三级台阶上的情景,刚好与这相反,那是“绿叶”当中一点“红”。瞧,三位老伯一字排开,坐在台阶右侧。正中间的那位,头发花白,头也不抬,专心敲着扬琴,手势标准灵活。坐在他两边的,是两位拉二胡的老伯。左边的那位,总喜欢穿白色背心。右边的那位,个子矮小,人坐在台阶上,与手里的二胡差不多高。一位瘦弱的老奶奶站在台阶下的平台上,手握麦克风,对着三位老伯,唱着经典的粤曲。她的声音略带沙哑,听起来却很有磁性。唱曲时,老奶奶会跟着节奏,不时摆几个姿势。一曲终了,一曲又起。伴奏的依然专心,演唱的依然倾情,一伴一唱,配合得天衣无缝。真像个小型个人演唱会!

我一次次到龙山公园来,一次次看到这两个场景,内心总是欣喜。换成许多年前,这样的情形能这样出现?记得一位老前辈对我说起他的一次恋爱经历。那是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事,老前辈当时还是一位未婚男青年。一天,他和恋人约好到河堤某饭店吃晚饭,两人在路口汇合。来到了路口,双方却不敢走近,男的走在路这边,女的走在另一边。两人都怕熟人看见,也怕走在一起显得亲热,被旁人指指点点。一直走到小吃店,两人才在一张桌子前坐下,面对着面,小声说话,像两个偷偷交谈的地下党员。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听了这样的故事,会觉得不可思议。只有那些从过去一步步走来的长辈,才能有切身体会,今天,人们思想与行动上的自由,是改革开放的成果,是社会不断进步的体现。

龙山公园的半山腰是风筝广场,四周有休闲座椅,中间有一个喷水池。在这里,除了会碰见好些前来散步的熟人,也会偶尔碰到几对陌生的恋人,他们坐在长椅上,紧紧挨着,男的会不时说点什么,逗得女方嘻嘻笑。

站在风筝广场上,一抬头就能望到山顶。山顶有个小阁楼,从旋转式的楼梯走上去,常能碰到三两个小孩子。他们都喜欢楼里这个旋转式楼梯,一次次爬上去再一次次走下来,乐此不疲。这时,你总会听到他们的父母在背后焦急地喊:慢点走!别摔着!父母再怎么喊也是白费劲,那兴致正上来的孩子哪能听得进父母的话?依然是急急跑上来,再急急走下去,速度不减,兴致不退。我站在楼顶,背靠着围栏,看着眼前的小孩在楼梯里的“顽皮”,心里会涌起一阵阵甜蜜。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它让你的心在那一刻柔软无比。我们总以为幸福的获得是多么的不容易,但它常会在你不经意的瞬间,悄悄住进你心里。

想起一位年轻的朋友说她绝不会在50岁前去逛公园。因为,公园属于闲着没事干的老人。我一次次走进龙山公园,走进它的夜色,走进它的热闹,也走进它的脉脉人情里,一次次感受着它带给我、小孩、年迈的长者的舒心与满足,我的心里,早已否定了那位年轻朋友的看法。公园,是城市里的诗和远方,是繁华喧嚣里最适合放松的乐园,它属于每一个生活在它身边的人。龙山公园也不例外。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