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美途中
2019-08-01 09:58:33 来源:阳江新闻网

能遇到一个“渴中送甘”的好人要比赏到一处美丽风景更让人欣喜。

寻美途中
阳江新闻网

□ 陈活兰

暑假,和妹妹组成母子四人团游了一趟贵州。肇兴侗寨是我们落脚的第二个景点,这里很有特色,且不大,一天就能游完,但女儿硬要订两晚的房,为的是有充足的时间去附近看一个叫纪堂的寨子。

那天早上,东边传来第一声鸡鸣,拉开窗帘,朦胧在山脚下的侗寨还有一两点灯火透出,像早起人惺忪的睡眼;一缕炊烟袅袅升起,弥散,汇进晨雾中……很美!很美!我赶紧穿好衣服,带上相机,在她们的鼾声中蹑手蹑脚下楼,准备到街上捕捉几幅古镇晨景。

勤劳的山民早醒了,他们挑出了煮熟的玉米、花生还有青菜瓜果等在街上一溜摆开卖。刚煮熟的玉米棒用薄膜袋包得好好的,还冒着热气,大的两块五,小的两块。很新鲜的玉米,都是他们自己种的,头天晚上从地里摘下,第二天四、五点钟煮熟,天不亮就翻山越岭挑到镇上来了;熟鸡蛋,才五毛钱一个,纯正的土鸡蛋,物美价廉,如同他们的淳朴热情的脸,让人喜欢。我拍了照,买了好多玉米棒子、煮花生、番茄还有煮鸡蛋。回到客栈,把她们一一叫醒,铺桌于窗前,一边吃早餐,一边欣赏侗寨晨景。

吃完早餐,我们就去找纪堂了。听说纪堂离这里不远,有小家碧玉式的美丽。可是我们不识路,像一群无头苍蝇撞错了好几个路口,也没找到方向,最后不得不拦上一辆车。

纪堂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近,也没有小家碧玉般的美。狭小的山路弯曲缠绕重叠,像一堆鹅肠,车子呢,就像鹅肠里的一只小虫,兜转了大半天也兜不出那座山。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望见一条破烂的小村,像一只被玩厌的玩具,随意地丢在山脚。司机在村边一个铺满浮萍的水塘边停下车子说:“纪堂到了!”“纪堂(给塘)?给个烂水塘?”我有点失望:没有矗立的鼓楼,没有鹅卵石路,连人也很少,只有坑洼的小巷和懒洋洋的几间旧木屋。这哪是小家碧玉,简直是山中乞丐嘛!我把责问的目光转向怂恿我们作这一趟艰难旅程的女儿。她底气低微地喃喃:我们要去的地方好像不是这里,走错了吧。

回去吧!可是搭我们来的车已经走了,在寨子问了好几处,都说没车了!当时已是十二点多,所带的水不多了,午饭也该吃了,阳光猛烈,若步行回到客栈,估计剩下的命也只能是半条了。可是除了步行,能有别的办法吗?

走了百多米,我们就汗流浃背了。放眼四周,连绵不绝的青山层层封锁;展望前方,弯弯曲曲的“鹅肠”望不到头。我们迈着艰难的步子,把“鹅肠”一米一米甩到身后。我们渴望能遇到一辆车,只要能捎上一程,即使是垃圾车,我们也要上去,哪怕司机漫天要价,我们也会接受的。

大概是我们的哀求感动了老天,后面竟然真的传来了汽车声,不待我们回头,一辆小车就停在身边了。车窗摇下,一张黝黑而年轻的脸探出:要不要搭车?我们喜出望外:要啊!要啊!多少钱?意思是:太好啦!我们不知要给多少钱才能表达我们的感激呢,你开个价吧,不管你要多少,我们都会给。年轻的脸打开车门,微笑着,一口洁白的牙在阳光下闪着热情的光:“顺路,不用钱,上来吧!”我们愣了一下,百感交集地上了车。

原来司机是本地人,也是老师;他爱好广泛,假日有时会兼职当导游;爱徒步旅行,顺便也当志愿者,无偿帮助山里的孤寡老人,朋友遍天下。他那天约了朋友去钓鱼,看到我们走在大日头下,就顺便载我们一程。他见多识广又热情健谈,一路上跟我们侃个不停,谈贵州著名的景点,谈各个民族的风土人情,谈自己当志愿者的感受……这个热情的贵州人,使我们对贵州的了解和好感又增加了许多许多。

本来在第一个分岔路口就要各奔西东的,他却一直把我们送到侗族文化中心的门前,还告诉我们:要了解侗族文化,这里是不能不看的,还免费呢。分手时,我们加了他的微信,邀请他到阳江玩。然后才知道他的姓名:陆树华。这名字好熟悉,想了好久,才想起原来跟《三国演义》里关羽的扮演者陆树铭只差一个字,于是我们干脆笑称他为关羽的弟弟。

在侗族文化中心,我们对侗族人民的勤劳淳朴善良有了更集中的了解。我停止了对女儿安排不周的责备,还把当天的经历写到游记里。因为在“日高人渴漫思茶”的旅途,能遇到一个“渴中送甘”的好人要比赏到一处美丽风景更让人欣喜。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