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固山
2019-08-01 09:58:33 来源:阳江新闻网

不管真假,都给甘露寺披上一层梦幻和浪漫的气息。

北固山
阳江新闻网

□ 谢锐勤

高不过55米,长不过200米的北固山,却因横枕大江,山势险固而有着“天下第一江山”的美名。沿着东吴古道上山,古城墙已有几百年历史,山顶处处风物都与“刘备招亲”息息相关。传说《三国演义》中“吴国太佛寺看新郎”故事的发生地就在北固山北峰之巅的甘露寺,故事惟妙惟肖,不管真假,都给甘露寺披上一层梦幻和浪漫的气息。

遥想当年,刘备抱得美人归,该是怎样的意气风发?孙权“赔了夫人又折兵”,又有怎样的懊恼与无奈?周瑜设计,诸葛亮破计,若时间允许,这对欢喜冤家还会碰撞出多少剑拔弩张?如今,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往事俱被雨打风吹去;陈迹宛在,江山依旧,天地间自有浩气长存。甘露寺的故事或许还会一代代传下去,这中间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这里面的刀光剑影与侠骨柔情,都为北固山增添了诗意与豪情。

登上最负盛名的北固楼,朝东眺望,滔滔江流,一泻千里,青翠的焦山在万顷碧波中荡漾;朝西眺望,千峰万岭,山峦重叠,清丽的金山在开阔碧空中生辉。“江淘日夜东流水,地耸英雄北固楼。”滚滚长江东逝水,血性男儿本应驰骋沙场、捐躯报国,却常落得英雄气短、泪湿满襟。南宋爱国词人陈亮面对外族入侵,山河破碎,朝迁偏安,激愤难平,写下《念奴娇·登多景楼》: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江山,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而与陈亮肝胆相照的辛弃疾,在任镇江知府期间,也常登楼吟诗舒怀。最著名当数《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辛公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奇才,21岁便拉起两千人马抗金,22岁时就敢率领50多人袭击数万人敌营,并活捉叛将首领张安国。南渡后,他将《美芹十论》《九议》等抗金复国大计献给朝廷,“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辛公一生以收复故土为己任,可到头来只能种菜栽花,饮酒填词,始终壮志难酬。“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也许,当年辛公每每压抑之时必登北固山,只有回顾指点江山的三国争霸方能抒发其雄心与才情,只有奔腾不息的长江水方能稍稍舒缓其悲怆和愤慨,只有满眼风光的多景楼方能让他暂时忘却烦恼与痛苦。可到头来,“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每每读到此处,便有一股旷古的忧伤迎面扑来。英雄没有了舞台,再朝气蓬勃的生命也会逐渐暗淡无光。

“丹阳北固是吴关,画出楼台云水间。”如今,孙权、刘备、孙尚香、苏东坡、陈亮、陆游、辛弃疾都已永远凝固在北固山的历史时空里,又都永远地逝去。禅声不再响起,香火不再袅袅,只有孤寂的北固山依然飘摇在万里长江之中……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