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山的背影
2019-06-12 09:50:44 来源:阳江新闻网

他总有说不完的事、道不完的理;而我只负责专心聆听,非常享受从父亲雄伟“大山”身上汲取无尽的养分与能量。

那座山的背影
阳江新闻网

□ 马小米

自从我懂事,开始读书写字,父亲在我的眼里就是知识渊博、谈笑风生的文化人。阅读当天的报纸是父亲的每日必修,他还时常提醒我,“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人不可一日不学。在他耳提面命、孜孜不倦的督促下,我也养成了读书看报的好习惯。年幼在家乡念书的时候,常常和家人周末聚集在一个房间里一同阅读,虽然看的书本不尽相同,却显得那样的温馨默契。偶尔在饭桌上、在散步的时候,我和父亲讨论交流阅读中学习到的观点和哲理,主要还是他跟我分享自己的体会,他总有说不完的事、道不完的理;而我只负责专心聆听,非常享受从父亲雄伟“大山”身上汲取无尽的养分与能量。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大学毕业后,工作好些年头了。互联网和多媒体成为我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淡雅的笔墨书香与日常生活渐行渐远。而且,平时一家人都忙于各自的事务,聚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一同阅读交流的光景更是少得可怜。也许是我比较喜欢倒腾电子产品的缘故,所接触到的新闻和资讯范围远超父亲往日最爱看的报纸。父亲在我面前不再那么健谈,而是更加尊重我的意见,经常让我给他讲讲时事,还经常向我咨询热点事件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如今,谈笑风生的父亲变得好像很享受倾听我的娓娓道来,我因此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吃饭的时候总喜欢东拉西扯分享天南地北那些趣事儿,并没有觉察到有什么微妙的变化。

那天是周末,经过连续一周的阵雨洗刷后,天气非常好,天空的颜色是那种久违的蔚蓝。我满足地睡了一个午觉后,心情犹如天空一样晴朗,起来后好奇地往楼下父亲常坐的楼梯转角处瞥了一眼,顿时被定住了。我见到虎背熊腰的父亲,正光着膀子坐在小板凳上,脚上也没穿鞋,他右手托着报纸,左手握着我小时候当作实验工具的放大镜,眼睛紧靠着放大镜在专心阅读,一行接着一行地看,左手一寸一寸地跟着移动,嘴上还不时在念叨着什么,不停调整着眼睛与放大镜的距离,他斑白的头发,在采光天井透过来光线的照射下尤为清晰,黑发和银丝已然平分秋色。那一瞬间 ,我眼眶湿润了,老花眼已经打败了父亲原本锐利的目光,我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个男人在悄悄变老。曾经听父亲说过,视力没有以前那么好啦,我记不清那是多少年前、在什么场景下的事了,只是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是无奈的,语气中流露着淡淡的忧伤。美国医学作家阿图· 葛文德在《最好的告别》中说过,生命衰亡的过程就像一条长长缓缓的曲线,衰老是一系列连续不断的丧失。父辈已经开始变老,而我们,还没有完全长大。

平静下激动的心情,我回到书桌前,写下了这些文字。时光慢些走吧,让父亲慢些变老,让那个伟大的形象在我心中永远伟大。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专题推广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