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扁担
2019-05-14 09:44:13 来源:阳江新闻网

风一程雨一程,缓缓地走过春夏秋冬

母亲的扁担
阳江新闻网

□ 江南散客

一日,我想搬一些旧书上三楼的书房,当我扎完一大捆书的时候,才发觉找不到工具抬,妻子说:“你去旧屋找找吧。”

旧屋在不足五十米远处。当我推开刻满岁月痕迹的木门,一种亲切的感觉涌上心头。虽然旧屋和现在的新居距离这么近,自己竟然有好些日子没有来过了。灰尘布满了旧家具,覆盖住曾经热热闹闹的印记。我在门角处,找到了一条扁担。它静静地靠在幽暗的角落,身上沾满了灰尘,就像一个老人,独自在被时光遗忘的角落里度过寂寞的光阴。

这是母亲的扁担!油亮坚韧,因长期使用而呈弧型。我拿起它,拭去灰尘,心里荡起一股温暖……

扁担在母亲的生命中占有很重的分量,这也与母亲的工作有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建房,差不多全都是靠人力。母亲只有小学文化,为了养活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她只好到建筑工地做“小工”,帮人家盖房子。我们当地人称专门负责砌砖的建筑师傅为“大工”,称为大工打下手的为“小工”。“小工”负责最累的工作,比如捣浆、递浆、筛沙和担红砖、水泥上楼,跟着每道工序走,工累钱少。母亲每天都要挑着沉重的砖、沙来回于楼上楼下,扁担都挑断了好几条,那瘦小的身子被担子压得低低的,每天回家换下的衣服都能拧出半桶汗水来。有次父亲去邻镇趁圩,买回来一条柏木做的扁担给母亲。这条扁担坚硬且韧性强,母亲很喜欢,并珍惜地使用,一直用到退休,我手里拿着的就是这条扁担。

母亲的扁担也在我们的家庭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有一次,母亲在石灰池挑石灰时,不小心跌进了灰池里面。灰池约1.5米深、3米宽,池口呈斜坡状,满池石灰正在发酵,咕咕噜噜地冒着泡,对皮肤有很大的腐蚀伤害。母亲当时就慌了,想爬又爬不上去,没地方可借力。正在这时,一位工友经过看见了,立即跑过来,拿起母亲丢在地上的扁担伸了过去让母亲抓住,然后奋力地把母亲拖了上来。母亲当时瘫在地上全身发抖的时候,手里还紧紧地握着扁担。

每当母亲收工比较迟的时候,赶回家已是万家灯火了,父亲疼爱地问她:“这么晚了,回来路上不怕吗?”母亲就会扬起手中的扁担,笑着说:“不怕,我手里有它呢。”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发生在童年的一件事。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玩累了,就在门前的禾草堆睡着了。此刻,危险正悄悄地向我逼近。一条毒蛇不知从哪里窜出,吐着长信朝我游过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母亲刚好收工回来看到,她大叫一声:“仔,有蛇,快跑!”我被惊醒,却吓得不知所措。母亲飞步上前,抡起手中的扁担,“啪啪啪”密如雨点般打在毒蛇的身上,顿时把毒蛇打得皮开肉裂、断成几截。好险!一场危机,就这样被母亲用扁担化解了。

后来,母亲年老了,闲了下来,扁担的用处也越来越少,但母亲会时不时拿起扁担看了又看,仔仔细细地把它擦拭得干干净净,认认真真地把它靠在墙角处。父亲常对我们说,母亲靠着一条扁担,和他一起养大了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很不容易啊!

再后来,父母亲都相继离开了我们,这条扁担就一直被搁置在老屋,只有偶尔在回记中出现。

我握着手里的扁担,嗅着它散发出被母亲汗水浸透的气味,感受着母亲留下的温度,仿佛看见了母亲正一头挑着沉重的生活,一头挑着年幼的我们,风一程雨一程,缓缓地走过春夏秋冬……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专题推广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