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雪,雪中情
2019-02-12 09:22:05 来源:阳江日报

雪飘下来的时候,曾期盼过三季。人们都说:雪是冬的情。来时,伴着几多惬意,透着温暖。我一直以为:冬天很远,突而一夜偷袭,不用翻老旧的黄历,它已变更了历史的原地,已不再循规蹈矩,如同温暖。女孩一如往常,放下背上厚重的画板和折叠木凳,从硕大的背包中抱出一大盒油画工具和颜料,便绾了绾头发坐了下来。这是她来这的第二个月,每隔一两天就会来一次,总会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静静画着这美的小街的景和情。这天恰巧是初冬的第一场雪,偌大的广场仍然满是喧闹,她放下画笔,抬起眼睛,在这细雪纷飞的繁华中寻找着故事。女孩的嘴角忽地...

画中雪,雪中情
阳江日报

雪飘下来的时候,曾期盼过三季。

人们都说:雪是冬的情。来时,伴着几多惬意,透着温暖。我一直以为:冬天很远,突而一夜偷袭,不用翻老旧的黄历,它已变更了历史的原地,已不再循规蹈矩,如同温暖。

女孩一如往常,放下背上厚重的画板和折叠木凳,从硕大的背包中抱出一大盒油画工具和颜料,便绾了绾头发坐了下来。这是她来这的第二个月,每隔一两天就会来一次,总会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静静画着这美的小街的景和情。这天恰巧是初冬的第一场雪,偌大的广场仍然满是喧闹,她放下画笔,抬起眼睛,在这细雪纷飞的繁华中寻找着故事。女孩的嘴角忽地扬了扬,俄而开始作画。

画中,老人是人行道边包子摊的摊主。女孩对她很熟悉,熟悉她的笑,熟悉她悄悄地往女孩买的菜包子里放肉,熟悉她每天早晨的那一句“早啊,姑娘!”女孩温柔地望向老奶奶,细细地,慢慢地勾勒出老人佝偻渺小的身影。老人腿脚不便,做什么都是不慌不忙的,也从来不吆喝,但她摊口总有很多耐心等待的人。老奶奶湿了湿手,拿起擀面杖,麻利地擀着包子皮,掀起身旁硕大的蒸笼,瞧瞧里边的包子熟到了几分。她的包子总是馅多皮少,热烘烘,见着熟人还不忘往包子里加肉。于是,鬓白的老人,小包子摊,和摊口的长队,成为这冬日暖阳里不可或缺的温暖风景。

小雪仍在飘飘然,许久,女孩放下手中的画笔,结束了第一场雪中的第一幅画,便又在这形色中寻觅了。

不经意的一瞥,她又见到了那个男孩,一个她总是见到的坐在陈旧的咖啡馆里看书的男孩。不过,这一天,他没有看书。他从咖啡馆里轻轻地走了出来,左手拿着一本折着角的书,右手端起小盘鱼干,走到咖啡馆门口,蹲了下来。循着他的视线,是一只灰色的小猫。男孩熟练地把碟子放在铺满雪地上,纤长的手摸了摸小猫的头,暖暖地笑了笑,嘴角的梨涡含住大片阳光,融化了漫天的雪。男孩从上衣口袋拿出一条小围巾,温柔地挂在小猫灰色的绒毛上。他倾了倾头,金色的眼镜折射着光,却依然挡不住眼角的暖阳。

女孩晃了晃神,也笑了笑,用斑斓的颜料点缀着男孩,还有一片暖阳。

暖阳渐渐融开了雪,如同温暖,渐渐融入心田。

阳东区广雅中学初三(9)班  阮丹蕾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