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方向
2019-01-26 09:57:41 来源:阳江日报

最近秦瑶喜欢上一首歌《蒲公英》,“风吹过整遍山腰,蒲公英慵懒的笑,越过山,又穿过桥,蒲公英飘落墙角,疲惫的睡一个觉,那烦恼已被阳光蒸发掉……”五月的城市已有暑热的前兆,晨起的阳光白花花刺人的眼。刚刚下夜班的秦瑶,护士服还搭在手臂上,耳机里唱着这首歌,高大的法国梧桐把阳光分解成碎片,斑驳凌乱如秦瑶此刻的心情。人生的邂逅大多浪漫,但浪漫也许有着各种味道,丁香般甜腻,百合般清新,也有苦荞般涩涩……而对于秦瑶来说,这苦涩的浪漫来源于三个月前去北京培训回来的列车上。那天,秦瑶正坐在临窗的位置上看一本杂志,列车...

蒲公英的方向
阳江日报

最近秦瑶喜欢上一首歌《蒲公英》,“风吹过整遍山腰,蒲公英慵懒的笑,越过山,又穿过桥,蒲公英飘落墙角,疲惫的睡一个觉,那烦恼已被阳光蒸发掉……”五月的城市已有暑热的前兆,晨起的阳光白花花刺人的眼。

刚刚下夜班的秦瑶,护士服还搭在手臂上,耳机里唱着这首歌,高大的法国梧桐把阳光分解成碎片,斑驳凌乱如秦瑶此刻的心情。

人生的邂逅大多浪漫,但浪漫也许有着各种味道,丁香般甜腻,百合般清新,也有苦荞般涩涩……而对于秦瑶来说,这苦涩的浪漫来源于三个月前去北京培训回来的列车上。

那天,秦瑶正坐在临窗的位置上看一本杂志,列车播放歌曲戛然停止,紧接着播送一条消息说某车厢有旅客突发病情,需要救助。秦瑶二话没说,放下杂志,立刻赶往事发车厢。经过近半个小时的按压抢救,病人总算从昏迷中醒转过来,围观的人一阵欢呼。秦瑶长出一口气,有人递上一方手帕,秦瑶接手帕的瞬间,看见那张阳光帅气的面孔,微笑动人心魄,秦瑶只觉心头一震,那声“谢谢”说得便有些声线颤动。

由于病人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秦瑶建议抓紧送医。列车长决定在下一个小站暂时停靠,送病人去最近的医院。由于还处在危险状态的病人需要医务人员跟随,外加抬送,于是除了秦瑶的自告奋勇,还有另一个,就是递手帕的年轻人。

一切安置妥当,在特意调换的去北京的列车上,秦瑶才知道此刻坐在面前参与救助的男生叫孟雨川。西北农大毕业的高材生,立志建设家乡的有志青年。在他的眼中,言谈里,他的故乡黑龙江的一草一麦,一花一树都那样的美丽,充满诗意,那片黑土地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美,令他忍不住对眼前温柔善良的女孩说个不停。更令秦瑶惊奇的是,从莎士比亚到裴多菲,甚至保罗·柯艾略,他都能说出一二。这对喜欢文学的秦瑶颇有他乡遇故知的好感与亲切。

交谈令人倾心,似曾相识直抵内心。朦胧的夜色在车窗外飞速滑过,增加了莫名的感动和说不清的思绪。夜已经深了,列车员在催促大家回铺休息。座位此时有着如此令人眷恋的魅力,但秦瑶还是道了晚安,她不能在一个刚刚认识的男生面前突破女孩子该有的矜持。

刚刚登录微信,孟雨川蓝天白云,奔涌的江水头像便闯入页面,“我是孟雨川。”他的招呼简洁,却令秦瑶心儿欢跳。“我是秦瑶。”“早点休息吧,别怕,我就在你隔壁。”侧壁轻轻被敲了一下。“嗯。”秦瑶也轻轻回敲,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嘴角一直上翘,弯成月牙,眼睛灼灼。

那一夜秦瑶失眠了。为什么失眠?秦瑶内心纷乱,像一树杏花落,无法理得清。与孟雨川隔壁而卧,想到这一点,她无法安眠。

北京车站也许发生过许多美丽的分别,可是秦瑶还是觉得自己这种依依不舍有点可笑。她接过孟雨川递给她的行李,开玩笑说:“你要一路向北了吗?”“是啊。”他站在原地,并没有要走的意思。“那么,再见吧?”秦瑶竭力使自己的笑容带着俏皮,掩饰眸中的不舍。“再见。”秦瑶又笑了笑,总得有一个人先转身,那个人应该是她。意识到这点,她转身迈开了步子。然而一个想法突上脑际,他是否还在……回眸中晨光里他欣长的影子叠加在喧闹的人群背景墙。“期待你能一路向北,秦瑶!”看见她回头,孟雨川挥手大声地喊道。她笑着再度转身,留给他一个朝气蓬勃的倩影。

从此她的微信里充满着孟雨川的温暖的海,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可以一日无饭,却不可以一日没有孟雨川的消息。

有一天,孟雨川说,“秦瑶,我现在害怕上微信。”“为什么?”“因为微信使我既幸福又痛苦。”秦瑶的问号刷上屏幕时,某种期待使她的心微微颤动。“幸福是我可以看到你,痛苦是屏幕这么无情啊。可见不可及的日子我真的忍到了底。”秦瑶看到了视频里那双大眼睛红了眼圈。“告诉我,”她看到了眼光中的郑重,“你可不可以一路向北?我的女人,她必须植根白山黑水。”

几个月朝夕的微信相处,秦瑶知道孟雨川的梦想,知道他对故乡那片土地的情感,也看到了他努力的成果,就在不久前,他们小组的冬小麦改良实验还获得了省里的特别科研奖。可是,现实在圆润的梦想面前如此弱小和骨感。……秦瑶是典型的南国女子,生在南国,工作在南国,且不说自己现在也小有所成,就是父母又怎舍爱女远嫁北国边陲?何况还有她一直胆怯的寒冷。距离此刻不是美感,而是苦感。孟雨川,你的爱真的足以暖和北方寒冷的冬季?

秦瑶沉默了,她想考量自己,也考量对方。五天过去了,她看见孟雨川在微信里说,“我在等待一朵蒲公英,那朵我生命里遇到的,最美的蒲公英。”她明白孟雨川的表白与感受,可是在秦瑶允许之前,他绝不来骚扰。秦瑶的心在汹涌,爱情,从来没有预设的场景,更不是一场预设好的旅行,没有预定的方向才是爱情的本色,在还有激情为爱付出的年纪,珍惜一个祛除了物质,在灵魂上最欣赏你的人,为爱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破釜沉舟的奔赴。

这也许才是孟雨川喜欢的蒲公英的样子。

那个春日之后,秦瑶便决定了做那朵蒲公英,向着那温暖的方向。

□ 陈柏清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