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你的风景
2019-09-05 10:53:54 来源:其它

□ 卿 闲那时,我喜欢上了《西游记》的片头曲《敢问路在何方》。在星子寂寥的晚上,在空旷的大操场上,一遍又一遍地听。我不知道我的路在哪里?十几载窗前等来的门里,我能走多远?我不知道能不能像唐僧师徒一样在这道门里取回“真经”?而操场的对面,是学校的小广场,正有学生在那热火朝天地学跳舞。当初,我每一根血管里流淌的也是这种热火朝天的劲呀!也许是年少轻狂,也许是看了太多港台电影和小说的缘故,那一个个叱咤风云的商业才子,在我心中都是活生生的英雄。填报志愿时,我执拗得很,一意孤行,选了一所商业学校。为此,我同父亲...

属于你的风景
其它

□ 卿 闲

那时,我喜欢上了《西游记》的片头曲《敢问路在何方》。在星子寂寥的晚上,在空旷的大操场上,一遍又一遍地听。我不知道我的路在哪里?十几载窗前等来的门里,我能走多远?我不知道能不能像唐僧师徒一样在这道门里取回“真经”?而操场的对面,是学校的小广场,正有学生在那热火朝天地学跳舞。

当初,我每一根血管里流淌的也是这种热火朝天的劲呀!

也许是年少轻狂,也许是看了太多港台电影和小说的缘故,那一个个叱咤风云的商业才子,在我心中都是活生生的英雄。填报志愿时,我执拗得很,一意孤行,选了一所商业学校。为此,我同父亲闹矛盾了,他执意让我报师范,我却很不屑。整个夏天,我怕见父亲伤心失望的样子,悄悄地呆在小姨家。可是我的心是兴奋的,强烈期盼着美好的大学生活,然后再用所学的驰骋商界。

后来,我才知道,驰骋商界,那只不过是一个天真的梦,我一直没有看清自己。

九月份很快来了,我怀揣着一颗热烈的心踏进了大学的门。一切都是新奇的,积极参与各种活动,尽力地表现自己,帮辅导员处理班中的杂务,腿勤、嘴勤。很快我就被选为团支书了,每天忙得晕头转向,走路是连跑带跳,吃饭是三口并作两口。可是忙碌的我却总是觉得很空虚。我想起了以前的我,当时是那么的安静,从来不愿出头露面,即使选座位,也会在后排角落或窗边,静看花开花谢,时光是慢的,却令人惬意。

静夜里室友们睡得香甜,我辗转反侧,硬是睡不着。身外的忙碌,是次要的。可怕的是我竟对自己的专业课心生厌恶。我怎么也搞不懂会计学上“借”与“贷”的关系,经济学上的复杂公式我怎么都不会用,只要一上组织行为学,我就犯困……我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门?这条路也许它根本不适合我,可是到底哪一道门,哪一条路是属于我的呢?

那一次,我无意中闯进了图书馆。在满架的书里穿梭,我如一条鱼遇到了水,一个寒冷的人意外得到了一件御寒的衣。博尔赫斯说,天堂就是图书馆的模样。是的,我找到了我的天堂。我立即辞去了团支书这个职位,那些博大的专业课,我则是能逃就逃。我整个人沉陷在图书馆里,沉溺在那些有质感的文字里。原来这才是敏感细腻的我想要的世界呀!

一晃,几年过去了。当我从书里抬起头来时,这个学校的大门就要关上了。班里的同学有的继续深造了,有的拎着沉甸甸的收获踏上了社会的路。他们三五成群在校园里拍照留念,记下他们曾经奋斗的地方。而我呢,看看这个校园,陌生得像从未来过,似蜻蜓点水,雁过无痕。我拎着我来时的包裹,再一次站在大学的门前,感慨万端。我又回到了起点,同时也是我学业的终点。

如果当初听父亲的话,报一个师范院校,读喜欢的中文专业,人生会不会是另一个样子呢?可事实上是,人生总有太多的可能,就是没有如果。有时候,并不是我们不努力,只是选错了“门”,才一步步走向仓皇的境地。

其实,这个世界上,处处都是阳关大道,它就藏在对的门里。就像张爱玲说的,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遇上了。然后,我们走进去,刚好看到我们想要的风景。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