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一座充满异域情调的文化名城
2019-02-05 09:41:24 来源:阳江日报

哈尔滨太阳岛旅游区正门。哈尔滨,别名“冰城”。我以为,公历的12月底,哈尔滨已彻底进入冬季,会十分寒冷并能看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景色。故在出发之前,很认真地做着防寒的准备,并十分期待能偶遇一场南方罕见的纷扬大雪。然而,六天的期盼,天上竟没有一片雪花飘下。幸好,冰城除了冰雪的诱惑,还有多元化的异域风情和古典建筑风貌,令我感叹与雪无缘之余还有点意外的收获。中央大街夜景。异域情调的中央大街哈尔滨素有“东方莫斯科”“东方小巴黎”之称,到哈尔滨必须要逛街才能感受她的魅力所在,尤其是中央大街...

哈尔滨:一座充满异域情调的文化名城
阳江日报

哈尔滨太阳岛旅游区正门。

哈尔滨,别名“冰城”。我以为,公历的12月底,哈尔滨已彻底进入冬季,会十分寒冷并能看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景色。故在出发之前,很认真地做着防寒的准备,并十分期待能偶遇一场南方罕见的纷扬大雪。然而,六天的期盼,天上竟没有一片雪花飘下。幸好,冰城除了冰雪的诱惑,还有多元化的异域风情和古典建筑风貌,令我感叹与雪无缘之余还有点意外的收获。

中央大街夜景。

异域情调的中央大街

哈尔滨素有“东方莫斯科”“东方小巴黎”之称,到哈尔滨必须要逛街才能感受她的魅力所在,尤其是中央大街,非逛不可。由于地理位置悬殊,相对南方其日照时间特别短,下午4点便要亮街灯了,才晚上8点,最热闹的中央大街已人影稀疏, 9点一过大部分店铺开始关门,这恰好是溜达式欣赏街景的良机。

沿着1400多米的大街从南往北走,所见的几乎都是欧式或仿欧式古典建筑,有16世纪文艺复兴风格、17世纪巴洛克风格、18世纪折衷主义风格和19世纪新艺术运动风格等,据介绍整条大街的西式建筑有71幢之多,几乎囊括了西方建筑史上最有影响的四大建筑流派文化艺术精华。建筑物装饰除了大大小小的圆型穹顶、拱状窄窗、石膏浮雕等,间中还有欧式古典路灯、雕塑、喷泉,这些异彩纷呈的建筑外饰在灯光的映照下,绽放着绚丽的光彩,与精巧光亮的“面包石”街面互相映衬,构成一条美轮美奂的西方建筑艺术长廊。很好奇这条集西方各时期古典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大街是怎样形成的?这个疑问最后在参观哈尔滨城市规划馆才找到答案。原来中央大街的历史起始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时沙俄在东北修筑中东铁路,让松花江边汇聚了大批运送铁路器材的人和马车,马车自觉沿松花江边走出一条土道,为便于管理,中东铁路工程局将土道两边划拨给散居的中国人建居,于是诞生了这条“中国大街”——意为中国人住的大街。中国大街诞生不久,就有众多的外国人进驻经商,很快这里就成了东北部著名的商业街。随着贸易的繁荣,经济飞速发展,同时刺激了那些外国商人在此大兴土木,并同期引入西方先进的建筑风格和建设规划。至1903年中东铁路建成,一条华洋杂处的商业大街也颇具规模,尤其在1924年经俄国建筑工程师科姆特拉肖克设计、监工铺上了“面包石”(因其大小如俄式的小面包而得名),这种“面包石”外表圆润、精巧、结实、光亮,据说当时的价钱都要一个银元一块,而整条大街约铺有方石87万块,真正称得上是“黄金”路面。1928年7月,中国大街正式改称“中央大街”,也成为名副其实的中西方建筑博览街。

经过百年的沉浮积淀,如今的中央大街每一座建筑都有一段历史印记,并代表着一个时期经济文化的发展进程,多元文化的交融,也使她彰显着迷人的风情万种。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城市发展日新月异,但中央大街的建筑格局始终没有太大的改变,尚保持着一种俄罗斯情调,那些保留有外文牌匾的洋行、百货、银行、旅馆、酒吧等,既古朴典雅又时尚奢华,褪光叶子的街边绿化在寒风中更显几分斗士的魅力,让人生发无限浪漫的遐想,要不是看见尽头的防洪纪念塔,恍惚间还以为走到了异国他乡。

建于1958年的防洪胜利纪念塔也是中央大街一景,由前苏联设计师巴吉斯·兹耶列夫和哈工大第二代建筑师李光耀共同设计而成,是为纪念哈尔滨人民战胜1957年特大洪水而建。塔高13米,缀有古罗马式回廊、浮雕等,塔身底部由11个半圆形水池组成,其水位即1957年最高水位标志。塔身浮雕描绘的是战胜洪水的生动情节,塔顶的工农兵和知识分子形象,则是表现战胜洪水的英雄形象。此建筑曾获中国建筑业最高荣誉奖。

哈尔滨中央大街俄式店面。

古色古香的中华巴洛克风情街

除了中央大街,哈尔滨道外区还有一条保存相对完好的风情街也不能错过。这里有成片“中式巴洛克”艺术风格的建筑群,其显著特点是“前店后宅”的四合院模式,既可居住也可经商,外观统一是清水砖墙、白灰勾缝,内为砖木结构、雕花围檐,平面布局和功能是中华民族传统式的,立面造型则是“巴洛克”式的,浮雕装饰则以中式的蝙蝠、石榴、盘长、金蟾、牡丹等具有吉祥意义图案为主,故称“中华巴洛克”。这是我国劳动人民聪明才智的结晶,把“巴洛克”建筑风格融会贯通于中华民族传统之中,做到中西合璧、独具特色。这些建筑群的形成与中央大街同一时期,是伴随中东铁路的修建和哈尔滨民族工商业的繁荣而兴起,富有中华特色又具有欧洲风情。

寒风刺骨的夜晚,走在这条灯光昏暗且冷清的街道上,即便三五成群,也挥不去那种孤独的沧桑感。值得称道的是,哈尔滨政府采取修旧如旧的原则,使街内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哈市民俗风情,每间店面都有一副贴合经营性质的对联。如:百年老店“红江包子铺”,店联是“入席才晓百年魁元风味美,进门方知真传红江手艺高”;老字号“庄稼院”的店联是“田园人家琼浆美,庄稼饭馆佳肴香”; “老范记”的店联是“老道外百年店历久弥新,闯关东三代人薪火相传”……读着这些古老的楹联就能猜想一百多年前那繁盛的景象。现今虽已物是人非,但那古色古香的样子依旧令人着迷,无论是古建筑的外观,还是它的历史印记,都有不少让人惊喜的发现。听说这里白天比较热闹,不但可欣赏到皮影戏、糖人、相声等地方特色民俗风情,还可品尝到当地独具特色的美食。联合国人居范例奖的评选专家和国际建筑艺术专家曾一致认为,哈尔滨老道外的中华巴洛克街区是唯一够条件申报联合国人居奖的街区,其历史价值甚至超过了中央大街。

松花江落日。

冰清玉洁的太阳岛

提起太阳岛,不由自主就想起那首旋律优美的歌——《太阳岛上》,这首由郑绪岚演唱的歌曲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风靡一时,也是因为这首歌,让我“初识”夏天的太阳岛且印象深刻。冬天的太阳岛会是什么模样?十分渴望见识她的“庐山真面目”。

太阳岛坐落在哈尔滨市松花江北岸,属国家级5A旅游景区,景区与繁华的市区隔水相望,远远看去有一座跨江大桥和一条过江索道连接。从市区新巴黎酒店“打的”过去不需半小时车程。景区正门迎面有一块褐色大石,上书醒目的三个大红字——“太阳岛”。看简介,太阳岛四面环水,岛内建有木质欧式别墅,设有亭桥楼阁、人造湖山、泉流飞瀑、各种自然生态园林保护区和文化设施等景观,这些对我而言远没有那条结了冰的松花江更具吸引力,因此下车就直奔江边。零下9摄氏度的松花江静如处子,别有一番诗情画意。河水结了一层厚冰,河边上散落着一些零碎的冰块,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伸手去触摸。试探着走在河面上,依稀可见冰层下的石块甚至水草,所有船只及河边的树木几乎都处于静止状态,只有索道上凌空的吊箱在缓缓移动,好像动画片。从未见过冰河的我们,比第一次见到大海的人还激动,情不自禁地开心大叫,并像小孩般捡起冰块向远处投掷,小心翼翼地滑动双脚,体验着玩真冰的乐趣,要不是怕冰层不够厚,真想从河的这边滑过对岸去。

哈尔滨中华巴洛克的店面。

开心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还想多拍一段视频,天已黄昏。为领略松花江的落日美,我们选择坐索道返回。在索道上高空看落日,景致别样的美,觉得夕阳的余辉都有种无拘无束的豪气,五彩斑斓,活力四射,洒向天际、铺满江面,那态势让人觉得看一眼是福气,看两眼是奢侈。赶紧掏出手机拍拍拍,争取拍下她每一秒钟的变化,生怕错过她最绚烂的瞬间。可惜,手机隔着玻璃,拍下的效果反差太大,而且就那么昙花一现,还没到达对岸,那种雍容大气的格局已悄然消失。不过,经历过这动人的瞬间,我突然明白,旅行的意义不在于沿途看了多少风景,也不在于是否到达预期的目的,而在于旅途中心境的跌宕变化和动心的经历。

文/图   黄黎明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