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黄龙溪打一场难忘的水仗
2018-10-02 10:10:43 来源:阳江日报

游客快乐地玩水。8月下旬的一天,时序虽已初秋,但仍炎热难耐,连知了都瘫在叶间有气无力地抱怨着,也只有冰棒和西瓜才能一消这酷热。正好我们一家在成都姨妈家做客,父亲便提议去成都城郊的黄龙溪古镇一游,也算不辜负来成都这一趟。继母成都的朋友带着家人同游并提供了一辆SUV,于是两车人并为一车,浩浩荡荡鸡飞狗跳的便往黄龙溪去了。继母的朋友带来两个可爱的小孩子,正好与弟弟作伴。大的男孩比弟弟大少许,两个男孩一接触就熟络又笑又跳足足闹了一路,留下一车的叽叽喳喳。“战况”激烈。天气非常好,一路上,云大朵大朵地穿过树林...

游黄龙溪打一场难忘的水仗
阳江日报

游客快乐地玩水。

8月下旬的一天,时序虽已初秋,但仍炎热难耐,连知了都瘫在叶间有气无力地抱怨着,也只有冰棒和西瓜才能一消这酷热。正好我们一家在成都姨妈家做客,父亲便提议去成都城郊的黄龙溪古镇一游,也算不辜负来成都这一趟。

继母成都的朋友带着家人同游并提供了一辆SUV,于是两车人并为一车,浩浩荡荡鸡飞狗跳的便往黄龙溪去了。继母的朋友带来两个可爱的小孩子,正好与弟弟作伴。大的男孩比弟弟大少许,两个男孩一接触就熟络又笑又跳足足闹了一路,留下一车的叽叽喳喳。

“战况”激烈。

天气非常好,一路上,云大朵大朵地穿过树林,越过农家,像跳跃的野兔同我们赛跑。

到了黄龙溪,黑压压一大片的人,同全国其他的景区无甚两样。我这个人,是一看到人多就犯怵的,但是小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去挑水枪等物,我也怯怯的跟了进去。黄龙是个古镇,景区内到处的纪念品商店里都是大片大片的人,反而道路两旁售卖特色豆花面和冰粉的小摊让我眼前一亮。我买一碗冰粉悠哉悠哉地吃着时,父亲和弟弟已经扛起了“枪”准备奔赴“战场”——父亲拎他的单反相机,弟弟拎他的双管水枪。这两父子不愧是两父子,双眼里闪着同样的要大战一场的光,不待令下就已携着风雷之势冲向他们各自的“战场”,一个玩水,一个拍照。那个比弟弟大的男孩,也做好了准备。

黄龙溪广场的正中是个大鼎,鼎上有个口出水,像被捏紧的橡胶管一般溅射得高高的,水汽于阳光下化为靓丽的彩虹。鼎底下是一池水和一池人。弟弟不由分说,就直奔水池里,继母还没来得及换上泳衣,不得不就着随身穿的裙子跟着弟弟下水了。大男孩也由他妈妈陪着下了池子。相识或不相识的人们,用水枪水盆甚至是双手,肆意地打着水仗,你用水泼我,我用水泼你,好不惬意——傣族人的泼水节,不过如此吧。当然,清凉的溪水带走了炎热,人们笑弯的眉眼,漂亮得宛如一帧一帧的电影原画。各样的声音虽然嘈杂,但却奇异的汇成了欢乐的音符。

我在池子边,虽是做看客,但内心也参与着,边看边乐。

差不多一个小时,两个小男孩才被强行从池子里抓出来,准备下一步行程。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吃了几碗冰西瓜,一行人又往景区里走。

往里走,发现源头过后是细细的溪流,曲曲弯弯不见尽头。仍有许多人在其中玩水,在打着水仗。好心情同小吃的味道发酵成香甜的气味,诱惑着许多如弟弟这般的小泥鳅迅速加入到这世上最单纯快乐的水战场。我同父亲连拉了几次,弟弟到底还是忍不住,拎着水枪哧溜一下犹如小泥鳅般窜进了水里。继母因为已经换了衣服不想再下水了,与父亲在岸上又是焦急又是无奈。

一下水里,弟弟便同人干起水仗来,小胳膊扛着水枪就指着大孩子怼,大家在岸上都笑得前仰后合,说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并怂恿我下去陪着弟弟玩水。我原本穿一烫银的渐变雪纺裙子,还想要保持一下气质,结果也是没能抵挡住清凉的诱惑,拿着盆就下去给弟弟支援去了。弟弟正巧在同两个女孩子战得正酣,我一入战团,局势瞬间尖锐起来。不知是否因为对面也是一对姊妹,弟弟总爱指着她俩打。那两姐妹穿同样的粉色泳衣,我同对方的姐姐拿盆对泼,弟弟就用水枪去呲对方那个小妹妹。勇敢的弟弟有时还挡在我的身前要保护我,那严肃的小表情乐得我连喝了好几口水。笑笑闹闹,浇得全身湿透,连阳光都像是被水给化了一样没了酷意。

直到太阳笑够了藏在云翳里,风送来寒凉的气息,在父母的多次催促吓唬下,弟弟才不情不愿地拉着我上了岸。由于裙子湿透,继母带着我去买了一身度假的波西米亚风的大花裙子换了。随后,大家一边吃小吃一边准备返程。

这次黄龙溪一游,竟是到溪流中打了一场水仗,却叫人难忘。

 文/陆 澄   图/付 文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