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柏坡
2018-09-11 09:57:58 来源:阳江新闻网

文/图 钟剑文西柏坡纪念馆前的五大书记铜铸像。这是个火红的季节。我随着党员培训学习班,来到西柏坡进行现场教学。走进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的革命圣地西柏坡,就如走进了一片红色的海洋,广场上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下镶刻着一行金色小字:“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广场中央巍然矗立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五位伟人的铜像,在苍松、鲜花的簇拥下显得是那么的庄严肃穆,教人景仰。翻开厚厚的史册,我在纸上追寻着那未曾远去的足迹:1947年3月国民党全面进攻解放区失败后,改为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解放区。为诱敌深入,以毛...

走进西柏坡
阳江新闻网

文/图 钟剑文

西柏坡纪念馆前的五大书记铜铸像。

这是个火红的季节。

我随着党员培训学习班,来到西柏坡进行现场教学。走进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的革命圣地西柏坡,就如走进了一片红色的海洋,广场上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下镶刻着一行金色小字:“新中国从这里走来”;广场中央巍然矗立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五位伟人的铜像,在苍松、鲜花的簇拥下显得是那么的庄严肃穆,教人景仰。

翻开厚厚的史册,我在纸上追寻着那未曾远去的足迹:1947年3月国民党全面进攻解放区失败后,改为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解放区。为诱敌深入,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主动撤离延安,并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组成中央前委,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解放战争;刘少奇、朱德等组成中央工委,向华北转移,5月进驻西柏坡。一年后,毛泽东率领中央前委、叶剑英率领中央后委先后来到西柏坡。西柏坡成为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的所在地。附近的东柏坡、陈家峪、李家沟、南庄、北庄、夹峪等村子也相继成为中央机关的驻地。从此,这个位于太行山东麓、滹沱河畔的小山村成了中国红色革命摇篮,成了当年“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小小的村子,一时风云啸聚。

防空洞入口。

毛泽东同志旧居。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我怀着朝圣般的心情走进了西柏坡中共中央旧址大院。这个中央、军委领导人曾经一起工作、生活过的院落基本上还保持着当年的模样,清一色低矮的民舍,民舍旁疏疏地种着几棵桃树、梨树、枣树;院落四周用围墙围起来,设有岗哨楼,围墙外种有一排高大的杨树,将院落紧密地遮挡起来,从外面看很难发现院落的特别之处,也无法知道这里就是中国革命的首脑机关。我绕开人流迫不及待地直奔毛泽东同志旧居而去,那是我心中的一片红色圣地。毛泽东同志旧居位于大院子的中间偏东北方向,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有警卫室、水房等,还有一个猪圈,都是北方农家的设备。据说当时警卫战士为了院子卫生清洁,打算把猪圈拆掉。毛泽东了解情况后阻止说:“革命的形势发展很快,我们不会在这里住多久的。这些东西不要拆掉,将来我们走后老乡还要用的。”前院子里还种有几棵平时少见的楸树,枝叶繁茂。树下摆放着一个石磨盘,旁边摆放着几张石凳子。遥想当年,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领导人正是一起围坐在这个磨盘旁,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借着放置在磨盘上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仔细研读着地图,谈笑间作出正确的作战方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据说,震惊中外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作战方针就是在这个磨盘上集体研究制定并通过电波传出去,指挥着人民军队取得三大战役的胜利,然后一步步打过长江,解放大西南、解放全中国,最终完成了建国大业。小小的磨盘,曾经凝聚着多少的历史烽烟,沉淀着多少的岁月风沙。

主席旧居后院是办公室和寝室,里面简洁整齐地摆放着沙发、茶几、书架、木凳、火盆等物品,再现了主席当年简朴的生活和那艰苦的岁月。紧挨着主席旧居东面分别是任弼时和周恩来同志的旧居,西面则分别是刘少奇、董必武同志旧居和军委作战室旧址等,都是清一色的低矮的平房,泥土地面,里面的摆设也一样的陈旧简陋、朴实无华。就连在淮海战役被俘虏、后被释放的原国民党军第十二兵团司令黄维,在参观过西柏坡后也连连感叹,钦佩不已。

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会场旧址。

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会址外景。


在旧址大院的西侧有一座比较显眼的房子,这是院子中最大的一间房子,足有两个教室那么大。据了解,这就是当年中央机关的大伙房。走进去的时候却发现,房子里摆着一排排木长凳,尽头是一个讲坛,讲坛上摆着一排桌子,讲坛前的墙上悬挂着毛泽东同志和朱德同志的头像,两旁插着鲜红的党旗。原来这是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会址。1949年3月5日至13日七届二中全会在这间简陋的伙房子里召开,这是在完成三大战役、中国革命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前夜召开的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一次盛会。出席会议的中央委员34人,候补中央委员19人,几乎汇集了我党、我军的全部精英。这次会议确立了中国革命由农村转到城市,并由城市领导农村,中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变,由农业国转到工业国的总任务和总途径,描绘了新中国的宏伟蓝图。毛泽东同志在会议上指出:“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更艰苦……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两个务必”的提出,成为我党政治思想建设的法宝,至今还振聋发聩、引人深思。

董必武同志旧居门前。

从1947年5月中共中央工委进驻西柏坡,到1949年3月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离开西柏坡迁往北平,在这短短的一年十个月时间里,许多关系着家国命运、民族兴衰的重大事件在这个小小的村子一幕幕地上演着:最先展开的是召开全国土地会议,制定并颁布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宣布彻底废除封建性半封建性的土地剥削制度,实现耕者有其田;组织指挥了举世闻名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歼灭和改编了国民党军队150多万人,决定了中国命运;发布了《纪念“五一”节口号》,号召“成立联合民主政府”,各界民主人士纷纷奔赴解放区,参加筹建新中国;先后召开过七届二中全会、“九月会议”等重要会议,为在摸索中前进的新中国指明了方向……曾经一度被遗忘的平凡的小村子,因着历史的风云际会和家国命运的交织,被推上了时代的浪尖、赋予了全新的角色,以勇于担当的精神肩负起“新中国从这里走来”的历史使命。

如今历史的狼烟已远远地散去,曾经风云啸聚的小村子又恢复了它原来的朴素本色,在时光里静默着。从西柏坡回来时,我一直在沉思着,回想着在那小村子里发生的风云变幻,或许我们该在其中记取一点什么,或许是一种精神。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